新筆趣閣 > 重生七零禁欲兵哥夜夜寵安以南陳訓 > 第501章 被人在意,誰能不心里觸動呢?

另外一個人也回來了,不過他那邊的安全性較差,尋思著回來碰頭,一聽已經找好了,也坐下來吃飯了。

一行人,吃完飯。

直接去了找好的招待所。

“你趕緊洗洗,用我看著吧?”趙秋華問。

這邊的招待所,有獨立衛生間,可以在里面擦洗。

安以南趕緊搖了搖手,“姐姐我是懷孕了,不是老得走不動了,不用那么緊張。”

一行人里,好像知道的人,都比自己緊張一些。

趙秋華嘆了一口氣,“你就是太好強。”

別的她也沒有說,看到安以南拿了換洗衣服,鎖上了衛生間的門。

安以南進入衛生間后,趕緊進了空間,洗了一個戰斗澡。

主要是怕秋華姐隨時敲門,以前肯定不會,大家都很給自己空間。

但是現在……

就不一定了。

身上終于沒有了粘糊糊的感覺,而且那腥臭腥臭的味道也沒有了。

她出了空間,把地上的水弄了弄,又把熱水倒出去不少,主要是不想讓秋華姐發現異常……

“洗完了?”趙秋華走到她身邊,隨時怕她摔倒的樣子。

“不用這么小心,秋華姐,你也快去洗洗吧。”

這幾天,她不累,但是秋華姐和大舅母是真的累。

趙秋華等她坐到床上,這才拿了換洗的衣服。

“你不要看書了,這幾天休息不好,好好睡一會。”趙秋華囑咐了一句。

安以南點了點頭,“今天不看了,困了。”

坐火車也才兩天,可架不住這個小家伙折騰人,以前覺得看個書睡睡覺就能完事兒,現在又是吐,又是難受的,總是睡不好。

以前沒發現的時候,還沒感覺。

把脈出來,這才覺得好像人更疲憊了。

咱就是說!

她居然也有嬌氣的一天。

安以南躺在床上,沒過多一會,就睡著了。

而柳西彩想了想,等婆婆睡著了,她出去找到打電話的地方,直接給云飛打了個電話。

“我是云飛。”通過兩次的轉接,云飛接起了電話。

“是我。”柳西彩說。

“你們到了?”她們要去海市的時候,給云飛那邊打過電話,他自然知道幾個人的行程,今天他特意等在辦公室,也是等她們平安的消息。

柳西彩笑了笑,“到了。”

“南南懷孕了。”只是第二個消息,如同平地驚雷,直接給云飛炸懵了。

“那你們還去海市?南南怎么安排的?”相對幾個女士,他還是很中肯和穩定的。

他知道這幫人,估計沒人能讓南南改變主意。

那個丫頭啊,主意大著呢。

可南南這是第一胎,什么都不太懂啊。

怎么安排呢?

睡夢中的安以南還不知道,大舅舅為了她,左右為難。

“發現的時候,就是在來海市的火車上,南南說先到地方再看安排。”柳西彩笑了笑,那個孩子也是個有主意的。

“你要照顧媽,也要照顧南南,辛苦了。”云飛對媳婦兒說道。

這些年來,他對得起國家,對得起軍隊,對得起自己的軍功章。

可唯獨對不起家人。

老母親被困在大院里,想要走出去很難。

媳婦兒忙上忙下,又是一個長嫂,什么都要幫,什么都要考慮到。

孩子們要么扔進了軍隊鍛煉,只有云棋一個人,走了政。

現在想來,對于家里,自己做得太少了。

柳西彩愣了愣,眼眶有些濕潤。

“說啥傻話呢。媽是我的長輩,南南是我的孩子,照顧她們,我心里高興。”柳西彩抹了抹眼角,傻傻地笑了笑。

她所說的都是真心話。

年輕的時候,也是埋怨過的,不過看到他每天忙得飯都吃不上的時候,又心疼他。

慢慢過了這么多年,能聽到他說這樣一句話,心里也算是妥帖了。

那邊云飛緊繃的嘴角,突然放松下來。

“南南那邊,你多勸勸吧,現在演習已經快到重要階段了,陳訓過不去。”云飛無奈地說。

這就是軍人的無奈。

媳婦兒懷孕,他們沒辦法,媳婦生孩子,他們沒辦法,媳婦生病需要照顧,他們還是沒辦法。

命令大過天。

“行,放心吧。”柳西彩回答。

兩個人又說了一些別的話,就掛了電話。

安以南這邊,一睡就到了天黑。

等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了微弱的燈光,窗簾被拉著,整個人有些發懵。

“天黑了?”她問道。

趙秋華一直都在屋里守著,自從知道南南懷孕后,她一直守在她身邊,就怕她有什么急事兒,身邊沒有人。

大舅母那邊要照顧外婆,其他的人都是男人,多有不便。

“嗯,黑了,是不是餓了?下午大舅母和外婆出去喝了粥,味道不錯,給我們帶回來了。”

“要不要吃一點?”趙秋華問道。

安以南點了點頭,下地走到了小桌子的旁邊。

“下次叫醒我,我們一起去外面吃就行。”她笑著說道。

趙秋華看了看她,“你呀!不用怕麻煩別人,一個是你親外婆,一個待你如親生女兒的舅母,一個是你朋友,你這一天天的客氣什么?”

安以南看了看她,笑著搖了搖頭。

性子使然。

“味道怎么樣?咱家寶兒沒有鬧吧?”趙秋華看著安以南喝下去,沒有想吐的反應,這才放下心來。

這個孩子期待是期待,就是太能折騰南南了。

“沒有。”安以南笑著搖了搖頭,把另外的飯盒拿出來,把勺子遞給秋華姐。

“你也快吃,不用那么緊張。”自己懷胎十月,再把別人緊張壞了。

“你先吃,我給你找個小褂披一下。”趙秋華起身,找了一個褂子,很薄,給南南披在了身后。

嘴里還不忘叮囑,“你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大舅母說,女人懷了孩子,身體的抵抗力會弱很多,以前不注意的地方,都需要注意了。”

安以南點了點頭,沒有回話,心里滿是感動。

被人在意,誰能不心里觸動呢?

第二天,安以南打電話聯系了楊云。

“我是安以南,南園秀華的負責人。”安以南開場很直白,介紹了自己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