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重生后霍太太一心求離婚喬時念霍硯辭 > 第372章親自試驗

喬時念發現小刺額頭處有小塊皮膚沒有毛發,紅紅的皮膚露出,有些可怖。

之前毛茸茸奶乎乎的它,現在的變得有些雜亂瘦弱,比之前也更加膽小怕生。

喬時念的手伸過去時,小刺緊張得毛發都豎了起來,喉中發出了警告聲,眼里更是充斥著驚恐。

吡牙時可見它的牙齒少了一顆,之前受傷的嘴角還有一道肉色的疤痕。

雖不是自己的貓,可喬時念看著還是感覺很難受。

“小刺自從上次摔傷后,膽子就越發的小了,誰都不讓碰,我用了好多它喜歡的貓條,它才慢慢讓我靠近它。”

黎姝言有些心疼地撫起了小刺的背,“所以我想帶它出去玩一玩,然后給它挑一個伙伴,它應該就沒那么孤單了。”

小刺并沒有因黎姝言的撫摸而安靜,它不停發出低低的叫聲,黎姝言無奈地道,“喬小姐,咱們上車吧,車上有貓條。”

喬時念點頭。

車上,即便是面對貓條,小刺也沒有安靜,一直往后退,爪子也亂抓著。

喬時念忍不住道,“黎小姐,要不我抱著小刺,你來喂?”

黎姝言應允,“行。”

喬時念把小刺抱到了腿上,發現它輕得沒什么重量了。

心疼地順著它的毛發,小刺竟慢慢地安靜了下來,許是剛掙扎累了,它甚至還瞇上了眼睛。

“喬小姐,你可真受歡迎,不僅追求者多,連小刺都喜歡你呢。”黎姝言笑道。

喬時念繼續撫著小刺,邊隨意道,“黎小姐的追求者也不少吧,不過是因為你心里有了喜歡的人,沒有注意過別人而已。”

黎姝言一聽,像是一下沒反應過來,繼而格格的笑說。

“想不到喬小姐還記得我那句玩笑話呢,我哪有什么喜歡的人!當時你想把余先生介紹給我,我就隨便找了個借口!”

喬時念抬頭看向了黎姝言,她笑得十分的開懷,好像之前真是開的個玩笑。

喬時念心里的疑惑并沒有減少,小刺睡著了,她輕輕地替它順著毛,像是想起來一般說道,“霍硯辭最近也收養了一只小貓,特別萌特別軟,黎小姐見過么?”

“沒,但是我有聽說,昨天我也邀請了他一起參加貓貓大本營的活動,但霍總說忙不過來拒絕了。”

黎姝言笑道,“我本想說你也會去的,但你告訴過我,不喜歡我總撮合,就沒告訴他這消息。”

喬時念笑了一笑,“多謝黎小姐記得我的話。”

“喬小姐,咱們之間也認識這么久了,別再這樣生疏地稱呼對方吧?”

黎妹言嬌聲說道,“你可以叫我名字,或者姝言。我就和大家一樣,叫你念念,怎樣?”

稱呼而已,喬時念其實無所謂。

可是一想到前幾天她遇到的意外可能是黎姝言安排的,喬時念又覺得有些膈應。

她笑著說,“黎小姐高興怎樣稱呼都行,不過我和閨蜜大學就認識了,她平常都是連名帶姓地叫我,所以黎小姐直呼我名字,我也會覺得非常親切。”

黎姝言,“那我和你閨蜜稍稍區別一下,叫你時念吧。你以后也記得叫我名字哦,別再黎小姐黎小姐啦!”

兩人就稱呼的事達成了共識。

不久后,司機送她們到了活動現場。

大本營活動在一個公園進行,這兒已搭上了舞臺,周邊有不少游戲的項目,還有飲料和點心,以及提供貓包、貓籠等服務。

在和貓貓打卡拍照的地方,喬時念與黎姝言各抱著小刺拍了幾張,還發了條朋友圈。

大本營的活動豐富正規有序,喬時念和黎姝言認識了不少貓友,還有不少“貓爸”前來跟她們招呼,氛圍倒也融洽。

相比大家手中或名貴或高冷或軟萌的貓貓,小刺就相當普通了——甚至有些格格不入。

畢竟它只是一只串串貓,又受了傷毛發沒完全長好,顏值連籠子里一些流浪貓都比不過。

不過黎姝言并不介意,她抱著精神不怎么好的小刺看著貓貓們。

喬時念邊陪著看貓,邊留意著周邊的情況。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黎姝言的嫌疑沒洗清前,自己還是小心為上。

但全程都沒有意外情況,黎姝言除了看貓,也一切正常。

“天吶,怎么有這么帥的男人!”忽地,前邊傳來了女人的驚呼聲。

“腿長就算了,手也那么好看!不敢想象被他的手摸一下頭得有多幸福!”

“可不是么,我想變成他籠子里那只貓!”

順著大伙的視線,喬時念看見身形挺拔的霍硯辭往這走了過來。

不像平時穿西裝的嚴肅,今天的霍硯辭身穿深灰色的休閑裝,白色休閑鞋,陽光從他頭頂映下,令他周身都被陽光沐浴,整個人的氣場也柔和了幾分。

霍硯辭手里拿著個貓籠,里邊裝著的正是他之前養的那只小白貓。

男人高大冷峻,小貓嬌小軟萌,這樣的畫風看上去既違和又莫名讓人覺得和諧。

“帥哥,你也來參加活動嗎,你可遲到了呢!”

霍硯辭走到半途,有個衣著略微性感,長相頗為出眾的女人上前去搭起了訕。

喬時念借由給小刺拿水的時間,不動聲色地打量了眼黎姝言,她的表情并沒什么不悅或是妒恨之類,連細微的眼神變化都沒有。

難道,她喜歡的男人不是霍硯辭?

很快,霍硯辭避開了女人的示好,提著貓籠走到了她們面前,“念念,黎小姐。”

“霍總來啦!”

黎姝言嬌笑地打趣,“你不是說今天沒有空么,怎么還會過來?是知道時念也在吧!”

霍硯辭沒出聲,幽深的墨眸看向了喬時念。

喬時念沒理他,低頭逗起了他提著的小奶貓,雪白的毛發,藍色的眼睛,真是光看著就讓人喜歡。

霍硯辭清聲邀請道,“念念,我要過去跟主辦方打招呼,你能和我一起過去,順便幫我照看一下它么?”

喬時念沒有拒絕,她將軟乎乎的小奶貓抱在了懷里,對黎姝言道,“黎小……姝言,我先跟霍硯辭過去一趟,等下再來找你會合。”

“好啊,”黎姝言甜笑地說,“但是,你別太過喜歡霍總的貓就忘記了小刺呀!”

“怎么可能!”

喬時念輕揉了下小刺,和霍硯辭并肩往前走——

既然別人行不通,那她親自試驗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