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救的人。”
華陽分別指了指陳思哲和武峰。
醫護人員蹲在地上,撕開了陳思哲胸口的衣服,探聽起心率。
“心率趨近正常,人已經度過了危險期。”
“先拉回院里。”
話罷,其余幾名醫護人員將推車放平,緩緩把陳思哲抬上了推車后,快步朝不遠處的急救車趕去。
醫護人員看向華陽和武峰道:“你們誰跟車?”
華陽指了指不遠處道:“我們自己開車跟著。”
“你們先走。”
醫護人員看了倆人一眼,沒再說什么,匆匆跑去救護車的方向。
在他看來,倆人說是開車跟著,其實就是想做好事不留人。
除此之外,可能也是怕沾上不必要的麻煩。
萬一等人醒了,放訛的話,確實讓人頭疼。
這種情況,他也不是沒見過,所以也沒說什么。
醫護人員全都走后,華陽看了武峰一眼道:“先回酒店,換身衣服再去醫院。”
武峰點了點頭,倆人一路回了車上。
......
黃淮人民醫院,急診部門口。
救護車停下,幾名護士推著陳思哲快步進了醫院。
醫護人員下了車,望了眼醫院入口的方向,并沒有車輛經過,心里嘆了口氣。
他做完交接手續后,正準備離開,卻被醫院負責交接的人攔住。
“等一等,這次的病人,怎么基本的信息都沒有?”
負責交接的護士,皺起眉頭。
醫護人員攤了攤手道:“衣服口袋都翻遍了,沒有能證明身份信息的東西。”
“這種情況,先報警,然后治病。”
“等警察到了,人醒了就知道了。”
負責交接的護士有些擔心道:“那要是人醒了沒錢,到時候還得我們平攤。”
“要不你現在幫忙報個警。”
“這面報了警,我也好跟急救室溝通。”
醫護人員輕嘆了口氣,點了點頭打了個報警電話,簡單說明了情況。
負責交接的護士,這才轉身去處理。
醫護人員從衣服里掏出一根煙,點燃后蹲在救護車旁抽了起來。
這個時候司機走了下來,笑道:“當時,就你自己回來,我就知道會遇到麻煩。”
“你隨便揪一個人過來,不也省的這么麻煩。”
“你啊,就是心善。”
“心善可行不了醫。”
司機走過來,同樣點了一根煙。
醫護人員笑了一聲道:“叔,我可沒你經歷的多,也不想那么多。”
“人家敢大晚上跳進黃淮河里救人,已經很了不起了。”
“這要是萬一被訛上,豈不是寒了人心?”
“說不定就會因為這個事,導致另一個人溺水身亡。”
“我麻煩一點,間接拯救一條人命,也值!”
司機聞言笑了笑,感嘆道:“這么說也對!”
“要是所有黃淮人都有你的思想覺悟,也不至于發展成現在這樣。”
“可惜嘍......”
醫護人員聞言動作頓了一下,他苦笑一聲道:“別把我說的太高尚,我也就是個醫護人員。”
“倒是您在黃淮待了一輩子,怎么對黃淮這么大意見?”
“您不喜歡這?”
司機微微瞇起眼睛,抽了口煙道:“我不喜歡這里,我只是出生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