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災星寶寶算卦靈,皇朝團寵非虛名 > 第19章 真真假假

子時,京城西,一處住了很多人的小巷子里,白天那個頭發花白的老婆婆忍著心中的恐懼,輕輕推開門往小孫子的房間走去。

今夜不知道怎么的,明明是十五月亮圓的時候,但今夜那圓圓的滿月卻是被遮住了大半,莫名的給人一種不安感。

但老婆婆想著那可是家里唯一的獨苗苗,還是鼓足了勇氣推開了小孫子的房間門,然后就對上一張嚇得她肝膽俱裂的臉。

小孫子那白白胖胖的臉蛋,此時竟然變成了那被她溺死了的孫女的臉。

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這會兒只有無盡的黑,老婆婆只是看了一眼,就被攝了魂,她從孫女的視角,看到她是何等面目猙獰把孫女摁進了尿桶里。

耳邊是小孫女充滿了蠱惑的聲音:“奶,你來陪我玩玩啊,否則我就殺了你孫子哦……”

老婆婆一步一步走向尿桶的方向,把自己的臉懟進了尿桶里。

“咯咯咯……”冤魂發出快樂的笑聲。

“砰……啊娘,您在干什么!”門忽而被人從外面推開。

老婆婆的兒媳婦起夜,就想著順道來看一看兒子有沒有踢被子,推門進來就看到自家婆母把臉往尿桶里懟著一幕,嚇得驚呼出聲。

老婆婆被這一嗓子嚎清醒了,她兒媳把人扶起來,老婆婆害怕的抓著兒媳的手,指著孫兒道:“那個賤貨附在了寶兒身上,你快去抓米,把那賤貨趕走。”

兒媳不知道老婆婆在罵誰,但習慣性的聽話的去抓米,往兒子身上撒去。

這家老頭子和兒子都被這動靜吵醒了,聽到老婆婆說鬧鬼了,老婆婆怕他們不相信,還把白天虞汀汀說的那些說給他們聽了。

兩個大男人都有些害怕,老頭子開口道:“你這一身弄得這么臭,今晚就別回屋睡覺了。”

有個人在外頭守著,他就沒有那么害怕了。

老婆子見兒媳也要跟著兒子去休息,當即不悅的道:“秀娘,你去給我燒熱水,陪著我一起。”

“哪家兒媳跟你這樣,把婆母一個人丟在一邊的?”

秀娘聽話的去忙碌,等把老婆婆伺候好之后,她開始打瞌睡,白天還有很多活兒呢,但一安靜下來老婆婆就覺得害怕,拉著她不停說話。

秀娘自己想休息,就去把幾個女兒都扯了起來,讓她們陪著老婆婆說話。

好不容易終于熬到了天亮,老婆婆立即跑去天橋找虞汀汀。

但她沒看到人,因為虞汀汀今天沒有來天橋,她和虞厲珩一起去南古寺了。

四年前,皇上便是從南古寺請的那一百零八僧人,昨天星一打聽了,那些僧人都還在南古寺。

她也觀察過南古寺,并無什么異樣。

虞汀汀看到那些僧人直皺眉:“不對,不是他們!”

其中一個慈眉善目的僧人溫和的道:“小道長,當年我們的確去過平王府,那困陣也的確是我等合力布置的。”

虞汀汀篤定道:“但如今在平王府的,是聚殺陣。”

這事情虞汀汀也糊涂了,為什么她看到的是四年前有一百零八個看不清容貌的僧人,布置了聚殺陣。

即便看到這些人,那些人的面容也都還不清楚,這不應該。

過去,她看不清面容的人,等對上號之后,對方的面容就會變得清晰。

虞厲珩是對這些僧人有印象的,當年的他,也的的確確看到的是這些僧人布置的困陣。

僧人聽聞平王府的陣法變了,一時間神色也變得嚴肅起來,提出要去平王府看看。

于是一行人又進城去了平王府,親眼看到他們布置的困陣變成聚殺陣,隨行而來的幾名僧人也驚呆了。

夜一問:“是不是有人使用了什么障眼法?”

僧人道:“不可能是障眼法,障眼法是假的,但我等當年的確是來這邊布置了困陣。”

夜一撓頭,他自然也是記得的,可如今這事情對不上啊,他是信任虞汀汀的。

若不是虞汀汀,當年平王府的兄弟姐妹們被殺的真相,他們如今只怕都還不知道。

“會不會是右面有人偷偷來改的?”其中一個稍微年輕一些的僧人道。

虞汀汀搖頭:“不,這里的陣法,從一開始就是聚殺陣。”

虞厲珩先前以為這陣法是后面有人偷摸改的,可如今虞汀汀卻說一開始在平王府布置的就是聚殺陣。

此事過于吊詭,眾人百思不得其解。

虞汀汀開動著小腦筋,覺得思考這些可累人了,干脆蹲坐在地上。

她想著,要不然……再算算。

虞厲珩似乎發現了她的心思,揉了揉她的小腦袋:“解除陣法之事不急,左右我如今也不住在這里,一時半會兒不會死。”

“說不得那背后之人見我離開平王府,會出后招,我們且查且等。”

皇上得知此事后,還特意讓人來喊了虞厲珩他們進宮。

原本以為事情到播國公世子那里就結束了,怎的如今平王府的陣法也出了問題,當年這些僧人布置困陣的時候,皇上也在場。

一伙兒人在一起又理了理,依舊沒理出個所以然,皇上跟虞厲珩是一樣的想法,且查且等。

他命人送那些僧人回去后,問虞厲珩:“前頭你說要讓汀汀入皇室族譜,你準備定在何時?”

入皇室族譜,不是個簡單的事情,需要禮部那邊籌備。

虞厲珩道:“臣弟已經讓人去通知母后了,等母后那邊回信后,即可。”

太后在四年前虞厲珩出事后,就去了徽州清修,說是替虞厲珩恕罪,也祈求上天保佑虞厲珩,若有責罰就降到她身上。

皇上心里大概有數了,溜了虞厲珩和虞汀汀一起用過午膳,才讓他們回去。

回去后,虞厲珩翻起了從宮中帶回來的書。

求人不如求己,如今厲害的道士不好找,干等著也不是辦法。

虞汀汀也沒有去搞其他的,趴在虞厲珩身邊讓虞厲珩給她念。

是夜……

虞汀汀又聽到了有人在喊她,她睡眼惺忪的看著老安寧侯和安寧侯夫人:“你們來找我有什么事嗎?”

二老聽到她的話,感覺到她對他們的梳理頗為心酸,但他們時間不多,便壓下心酸,挑了正事說:“平王府的那個聚殺陣,是一群偽僧人布置的,那些人跟豐和道長關系匪淺。”

他們那個時候成了鬼,心懷不甘,沒有去投胎,四處飄蕩,無意間看到了那一幕。

也是那天老安寧侯差點被豐和道長打了個魂飛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