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仙歸來離婚后你哭什么蘇凡林婉兒 > 第520章 天叢云劍斷,東瀛劍圣敗!

伴隨著蘇凡一道如同神明之怒的吼聲,雷神劍迸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劍威集中于一點,六種元素力量融合在一起。

以雷神劍為中心,罡風肆虐,烈火奔騰,雷霆咆哮,大地翻涌。

所有的一切都化作無雙的劍氣,令蘇凡形成的劍威更進一步!

剎那,肉眼可見的,東瀛劍圣無邊月持有的天叢云劍開始彎曲變形,其形成的劍域開始扭曲與崩塌,其劍威之力慢慢被滲透進去,已經有了湮滅之狀。

無邊月一雙眼珠子如同死魚般突出,其與天叢云劍融為一體,此時也承受著蘇凡浩浩蕩蕩的劍威之力,感覺身子都被道道劍氣撕裂,痛苦無比!

更令無邊月憤怒與驚懼的是,他發現自己手握的神器天叢云劍開始彎曲起來,已經開始承受不住蘇凡劍威的攻勢!

“怎么會……”

向來自信的無邊月只覺得口干舌燥,一股至深的寒意直沖天靈感,渾身汗毛倒豎,頭皮發麻!

這股劍道之勢,是他從未見過的!

死亡的悸意充斥著胸腔!

無邊月深吸一口氣,調動著渾身靈力,不斷發出怒吼之聲,竭盡全力的將自己力量繼續注入天叢云劍上,令天叢云劍綻放出越加妖異的光芒,試圖挽回頹勢!

可……一切都是徒勞的!

在恐怖的劍威作用下,天叢云劍就如同一個即將崩潰的世界,劍身被不斷彎曲,慢慢呈現近乎九十度的彎曲狀。

無邊月臉上已經爬滿著恐懼,身軀控制不住的顫栗起來,身上的所有青筋都在炸裂,他已經耗盡了所有力量,發揮出了自己的所有劍道,但依舊無濟于事。

“不可能……”

無邊月目中染血,可最終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神器天叢云劍被一股霸道的力量生生折斷。

咔嚓一聲脆響,神器天叢云劍斷,無數的劍氣如同九天銀河轟擊向無邊月。

噗!!!

無邊月狂噴出一口濃血,身軀上出現一個個劍孔,鮮血飛濺,手持著的天叢云劍斷為了幾截,從手中脫落,無力的從空中墜落而下。

砰的一聲,無邊月的身形砸在天皇宮上,然后呈自由落體,直墜而下,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這一切都發生在瞬息之間!

天叢云劍斷,東瀛劍圣無邊月被擊落!

璀璨的劍芒照亮著夜空,也將這個驚人的事實呈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這一刻,除了疾風的呼嘯之聲,就只剩下無邊月痛苦的哀嚎之聲。

所有在場的人,張大著嘴巴,已經一句話都說不出!

之前還大放厥詞的東瀛眾人一個個愣神在原地,面部肌肉不斷跳動著,露出痛苦的神色。

有些東瀛人捂著胸口,快要無法呼吸了!

“劍圣大人……敗了嗎?”

“不可能!我不相信!我們的劍圣劍道無雙,又是陸地神仙的境界,怎么可能會輸給一個渡劫境的華夏人!我們東瀛劍道不是天下第一嗎?劍圣無邊月不是所向披靡嗎?我們怎么會敗!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完了……我賭上了所有的靈石,現在輸得一干二凈了!以后東瀛劍道再也抬不起頭了!”

“怎么會這樣……難道真是天要覆滅我東瀛劍道!上蒼豈能如此待我們東瀛!”

“我不信……”

“怎么辦……好痛苦!”

大批大批的東瀛人絕望的跌倒在地,喃喃自語,遭受了巨大的打擊,一些人更是直接暈厥過去。

此刻,每一個東瀛人看著蘇凡威風凜凜的身形,只剩下無盡的恐懼,敬畏以及絕望!

這樣的人,以后他們拿什么與其為敵!

“快看,劍圣站起來了!”

突然,有人眼眸中重新升起了希望!

無邊月已經成了一個血人,身形搖搖晃晃,神色異常的痛苦,周身氣機極為紊亂,仰頭看向蘇凡,心中第一次升起無力的感覺。

下一刻,無邊月一咬牙,身形化作一道劍光,爆發出極速。

但讓所有人都震驚的是,這一次無邊月并不是沖向蘇凡,反而是背對著蘇凡,朝著相反的方向而去,顯然是想要逃出天皇宮!

“堂堂東瀛劍圣,竟然逃了?”

“輸不起了嗎?”

“這就是東瀛的劍道驕傲,這就是劍圣?”

此刻,哪怕是東瀛人,對無邊月的舉動也鄙視起來!

現在逃了,那連最后的驕傲與尊嚴都沒有了!

這只會讓東瀛劍道更加的恥辱!

無邊月身為東瀛劍圣,怎么能這么做!

東瀛眾人對無邊月失望到了極點。

無邊月卻是絲毫減慢自己的速度,自從天叢云劍斷了,他就知道這一戰他已經敗了,現在是他逃離的唯一機會!

他還不想死!

可就在無邊月掠出百米之后,瞳孔陡然一縮,發現周身劍罡涌動,不知不覺中他已經處在蘇凡的劍域之中,四周已經封閉。

無邊月一咬牙,并指為劍,動用出最后的力量,往前斬去。

轟!!!!

隨著一道音爆聲響起,大地震顫,但令無邊月一顆心沉到谷底的是,四周的劍域完好無損,他的劍威無法殺出一條血路!

嗤嗤,在黑紅色的劍氣繚繞下,蘇凡行字訣一閃,如同鬼魅般來到了無邊月的正前方,冷漠的俯瞰著這位東瀛劍圣,聲音充滿著鄙夷:“無邊月,我們的對決可還沒結束,你怎么就想逃了?這就是所謂的東瀛劍圣嗎?這太令人太失望了!還是說,這就是你們東瀛人的做派與嘴臉,玩不起也輸不起?”

被蘇凡深邃的眼瞳盯著,無邊月不斷打著寒顫,急促道:“蘇凡,你饒我一次,我可以用任何東西交換!”

嗤!

只是一個呼吸,蘇凡一步凌空,手握著雷神劍,一劍粉碎了無邊月虛弱的防御,從其胸腔中洞穿而過,撕裂著其血肉,摧毀著體內筋骨,將無邊月挑在長空,聲音如同雷鳴:“今日,我蘇北冥斬東瀛劍圣無邊月于天皇宮!”

一句話,轟動整個世界!

大片大片的鮮血從無邊月的胸腔中溢出,順著雷神劍落在地面,發出刺耳的滴答聲。

無邊月已經無法再掙扎,臉色蒼白如紙,如同被捏住的螻蟻,生死完全掌控在蘇凡的手中!

這一次的劍道生死對決,勝負已經沒有任何懸念!

一些原本還抱著一些希望的東瀛人耷拉著身子,面如死灰。

他們徹底輸了!

一敗涂地!

東瀛劍道徹底被蘇凡踩在了腳下!

這已經是一個既成事實!

“東瀛劍道……完了!”

“東瀛的輝煌,落幕了!”

“我的劍道之心,崩了!”

“東瀛劍道,再無出路!”

所有的東瀛劍修在今日同時有了心魔!

相反,在場的所有華夏人在最初的震撼后,一起爆發出雷霆般的吼聲,每一個人都死死攥緊著拳頭,扯著嗓子歡呼著,吶喊著!

曾經被東瀛劍道壓制的屈辱與不忿,在此刻盡情的宣泄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從此東瀛劍道,將永遠被我華夏劍道壓著!”

“服不服!服不服!蘇帥萬歲!”

“太震撼了!蘇帥光明正大,堂堂正正打贏了這一戰,這才是真正的劍圣!能見到這一戰,我死而無憾了!蘇帥就是我們華夏的蓋世英雄!”

“將我們的國旗揚起來!”

“蘇帥就是劍道第一人!”

一聲聲,如同驚濤駭浪,響徹天際!

在無聲的吶喊聲中,牧柔不知不覺中已經淚流滿面,看著那迎風而立的男子,眼眸中盡是愛慕與感激!

她的滅族之仇,終于報了!

蘇凡,就是她的蓋世英雄!

桃谷香并攏著雙腿,都快大水漫灌了,看向蘇凡的眼眸只剩下崇拜,恨不得立即就獻身蘇凡,恨不得立即與蘇凡在床上大戰三百回合!

孔封也是老淚縱橫,他當了二十年的大使,對于東瀛的傲慢心中始終憋著一口氣。

這一次,他徹底痛快了!

“蘇帥萬歲!”

孔封也像年輕人一般發出自己最大的喊聲,爽到了極點!

能親眼見證這一戰,他真的無憾了!

漫天的喊聲不斷縈繞。

天皇宮外,神武天皇陰鷙著臉,雙拳緊握,鋒利的指甲已經刺進掌心之中,也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無邊月怎么會敗……”

“這個蘇北冥劍道很強!而且進入了一種奇妙的狀態!無邊月輕敵了!”

忍皇佐鳴輕嘆一聲。

“結界布置好了嗎?不能讓蘇凡活著離開!就算背負著無數罵名,也必須將蘇凡的人頭永遠留在東瀛!不然,這必然會是我們的心腹大患!”

神武天皇的眼眸中殺機畢露。

“已經布置完畢,可以完全封鎖蘇北冥!”

忍皇佐鳴低沉道:“只是這么一來,恐怕會與華夏徹底為敵……”

“怕什么!華夏的那些勢力可不是一條心的,華夏的修仙家族與超凡勢力會站在我們這一邊的,單憑龍主一方的勢力,就算憤怒,又能如何?無論如何,今日,我一定要殺蘇凡!讓自衛軍與忍者軍團準備好!蘇凡不死,東瀛將永無寧日!“

神武天皇獰笑道。

一旁的天皇皇后河彩花怔怔的看向蘇凡,抿了一口紅唇,眼眸中泛著一些異樣的光芒,不知在想些什么。

華夏。

當東瀛神器天叢云劍斷,劍圣無邊月墜落在地的剎那,整個華夏的夜空都被一聲聲吼聲所吞沒!

整個華夏仿佛都在此刻燃燒起來,喊聲地動山搖!

“蘇帥創造了一個奇跡!東瀛劍圣算什么,已經敗在了蘇帥的手中!哈哈哈哈哈哈!”

“贏了!我們贏了!華夏劍道,不弱于人!”

“區區東瀛,以后還敢張狂嗎!給老子跪!”

“這將是載入史冊的一戰!太爽了!”

“蘇帥太猛了!真男人!”

“我想給蘇帥睡覺!”

“風華絕代!”

舉國沸騰!

聽著這一聲聲大笑與吶喊,龍主軒轅辰緩緩松開了攥緊著的拳頭,笑道:“我就知道這小子能贏!我沒有看錯人!”

一旁的李光年早已是目瞪口呆,抓了抓頭發:“這家伙,真的神了!竟然真的一直贏到了現在!”

“天佑我華夏!我華夏總有英雄出世!挽狂瀾于既倒!”

龍主軒轅辰笑道:“現在,我更有把握去做一些事情了!”

李光年一怔,有些擔心的看向龍主:“龍主,你打算做什么?”

“靈氣復蘇在即,有些障礙必須清掃干凈!這樣,我們才能迎來真正的大世!”

龍主軒轅辰笑道:“派人去接應蘇凡回來吧,接下來才是真正危險的時刻,不能有任何大意。”

“我們的人已經開始行動了!”

李光年點點頭。

另一邊,修仙家族蘇家。

楚山河凸著眼珠子,盯著眼前的畫面,看著倒在血泊中的東瀛劍圣無邊月,眉頭擰成川字:“無邊月被擊敗了!蘇凡他已經有了殺陸地神仙的力量!還是讓他給成長起來了!這下怎么辦!他不會放過我們的!”

“怕了?”

蘇不群的雙眸也是盯著畫面,許久才回頭看了一眼慌亂的楚山河,淡淡道。

“難道你不怕?你可別忘了你在追殺柳如絮的過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楚山河的后背已經被冷汗打濕:“無邊月一定會供出我,不行,我要先藏起來!我可不想置自己于死地!我要是死了,你們一個也別想活!”

“別這么擔心,蘇凡能不能活著從東瀛回來還不一定呢!無邊月死了,神武天皇與忍皇兩人豈會那么容易放過他?就算他們兩人留不住蘇凡,別忘了東瀛還有歷代天皇的神魂,他們齊齊出動,哪怕龍主軒轅辰有著后手,也無法活著帶走蘇北冥!”

蘇不群幽幽道。

“那萬一蘇北冥活著回來了呢?”

楚山河不放心道。

“那就備戰吧!不是他死,就是我們活!這一日,始終要到的。”

蘇不群平靜道。

楚山河盯著蘇不群,發現自己根本看不透這個男人。

呼呼呼呼呼!

劍氣撕裂著長空,蘇凡以雷神劍挑起無邊月,聲音不帶任何感情:“現在,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當初追殺我母親的人,除了你之外,還有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