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 第1611章 去問閻王吧
  “這神醫長得倒還挺眉清目秀的呢!”

  “什么眉清目秀,我看是娘們唧唧的,你綁對人了嗎?神醫四處云游、懸壺濟世,怎么也得是個身強體壯的七尺男兒吧!”

  白云瀟沒回話,他見自家王爺沒什么反應,連忙上前,把準備好的香在青衣人面前聞了聞。

  很快,那人慢慢睜開了眼。

  他見到眼前的情況,頓時面露驚恐,將自己縮起來,顫聲道:“你……你們想干什么?”

  夜九臉上帶上一點不屑。

  這人看起來也太上不得臺面了。

  他正要說話,卻見陸繹瀾上前一步,緊緊盯著他,沉聲道:“你不是神醫。”

  那人愣了愣,隨即大喊冤枉,

  “我當然不是神醫!我只是陳府的一個小廝,出來給夫人抓藥,你們找錯人了啊!”

  白云瀟和夜九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他們也顧不上旁的,著急上前一步,“你不是!?那你為什么坐著神醫的馬車,還穿著神醫的衣服!”

  這一身鬼鬼祟祟的模樣,怎么可能不是!

  那小廝被嚇慘了,哼哼唧唧的哭了起來,“這……陳府的馬車都是這般模樣啊,因為要用的藥材著急,夫人特意許我坐馬車的!”

  “這衣服……這衣服也是普通的下人衣服啊!”

  白云瀟定睛看過去,那衣裳雖然是青色,但確實是很粗制濫造的布料,是下人會穿的樣子。

  他忽然覺得眼前一黑。

  “那你蒙著面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小廝委委屈屈,“為了不讓旁人認出來……買藥是悄悄的,夫人不想讓別人知道。”

  這下旁人都沒了話,鬧半天鬧了一場烏龍,神醫沒抓著,抓了個買藥的下人,指不定還耽誤了陳夫人的藥材!

  白云瀟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顯然是氣得不輕。

  隨即他半跪下來,認罪道:“是屬下辦事不力,請王爺責罰!”

  陸繹瀾沒答話,他目光沉沉的盯著那小廝看了片刻,把人看的抖如篩糠,方才慢吞吞開口道:“是他故意的,你們都被他耍了。”

  白云瀟和夜九都驚愕抬頭。

  原來不是他們認錯了人,是被神醫耍了!

  果然,行走江湖的老油條哪是那么好抓的,是他們輕敵了。

  “那這個人……”白云瀟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陸繹瀾走上前,沉聲道:“你可曾見過神醫?”

  小廝白著臉搖搖頭,囁嚅道:“沒見到臉,但……但聽到了陳夫人叫她青衣姑娘。”

  陸繹瀾眼中閃過些許意外。

  神醫竟然是個女人!?

  他挑眉,又是女人,自從被那個女人耍弄之后,他真是處處跟女人犯沖!

  “把人送回去吧,跟陳夫人賠個不是。”

  說著,他眼昳麗的臉上帶著微微薄怒,“至于那個神醫,敢耍我們……下次見到,直接弄死。從夜閣下殺令,見到,殺無赦。”

  眾人身形齊齊一震。

  王爺這是真的生氣了,徹底動了殺心!

  “可是,王爺,您的毒……”

  “不與我們一條心,留著也沒有什么意義。”

  眾人不敢再勸,低頭應是。

  白云瀟將那小廝打暈,讓人給陳夫送了回去,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出現在院中,恭敬道:“王爺,溫公子在府上遇刺。”

  是他放在溫府盯人的下屬。

  陸繹瀾頓了頓,眼中閃過一絲興味。

  “哦?這么快?本王去看看。”

  說著,他身形一閃,只見不見了身影。

  白云瀟看著陸繹瀾消失的地方,默默咽了咽口水,他還從未見過王爺對什么人這么關注,但是總感覺……不是什么好事。

  另一邊,刀光劍影閃動。

  溫思爾眸色冰寒,一個側身閃躲過沖她劈來的刀劍,腕上的弩箭蓄勢待發。

  “你們是誰派來的?”

  一個蒙面人陰笑一聲,舉刀而來,“你還是去地府問閻王吧!”

  溫思爾冷哼一聲,腳步靈活的一閃,直接躲開這一擊,同時,弩箭飛快的射出去,扎穿了刺客肩膀。

  那人悶哼一聲,吐出一口血。

  溫思爾沒有要人性命,她是故意的,雖然打不過溫慶墨和陸繹瀾,但是弄死這些臭魚還是不在話下的。

  她只是在腦中飛快的斟酌這些人的來歷。

  不是什么厲害的殺手,溫慶墨那邊還要靠自己得到千煞王的消息,不可能在這種時候動手,思來想去,溫思爾腦中有了人選。

  李香云和溫如茜那兩個傻子。

  她冷哼一聲,心中嗤笑。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她不客氣了。

  溫思爾故意賣了個破綻,裝作不敵的模樣,飛快后撤,然后提步便往外飛奔。

  刺客們見狀,大喝一聲:“追!別讓他跑了!”

  溫思爾故意保持著一個不遠不近的位置,看準方向,直接往李香云的院子沖了過去。

  踹開院門,溫思爾直接大吼道:“來人啊,有刺客!”

  她一個躲閃,身后砍過來的刀“砰”的一聲,直接砍爛了紙窗。

  屋內,李香云本就沒有睡著,忽然聽到動靜,還沒來得及反應,窗屑飛濺,擦著她的臉飛過去。

  “啊啊啊——”

  她哪里見過這種陣仗,簡直要被嚇暈過去。

  為什么這些人會追到這里來!怎么辦事的!?

  溫思爾笑了聲,四處靈活躲閃,“砰砰”的聲音接二連三的響起,屋里被砸的稀爛,李香云尖叫著往床底下躲藏。

  為了處理溫承明,她特意調度了府上的巡邏侍衛,此時竟沒有一個按時趕來的!

  等到把屋里都砸的差不多了,溫思爾才哼笑一聲,停住了步子,直接一個旋身,將打頭的刺客一腳踹了出去。

  這一下嚇呆了眾人,方才抱頭鼠竄的人這會兒好整以暇得看著他們,然后冷冷一笑。

  “看看去見閻王的到底是誰!”

  此起彼伏的叫聲響起,很快,幾個刺客躺倒一片。

  溫思爾一副儒雅的模樣,對著披頭散發的李香云道:“嬸娘,這些刺客太過分了,等侄兒審一審他們是誰派來的!”

  李香云顫抖著嘴唇說不出話來,只訥訥的看著溫思爾上前,一把拎起一個刺客,厲聲道:“說,誰讓你們來的!”

  那刺客橫著眼不說話。

  溫思爾笑了聲,微彎的杏眸中,嗜血的殺意閃動,“呦,還是個硬骨頭,我倒要看看你還能硬多久。”

  說著,她往后瞥了一眼,特意體貼的讓出位置,好讓李香云看個明白。

  下一瞬,她猛地舉起匕首,一刀扎穿了刺客的眼球。

  “啊啊——”

  “啊——”

  刺客和李香云的尖叫聲同時響了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