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還是女人的味道好
陳明軒回味一番,這才病態的看向夏詩涵,眼眸微瞇道:
“詩涵,你好像也變異了?
那正好,平日里也就你不欺負我,所以,我不吃你。
做我的女人吧!”
“做夢
望著此刻不人不鬼的陳明軒,夏詩涵美眸微寒。
“那就太可惜了,不知道吞噬變異者的肉,能不能讓我更強?”
陳明軒咧嘴一笑。
不給夏詩涵反應的機會,一條觸手己經射出。
夏詩涵俏臉微變,周身立刻釋放出寒氣。
觸手剛靠近夏詩涵,便瞬間被凍結。
陳明軒臉上浮現出詫異。
果斷再度射出更多的觸手。
其整個人再度膨脹成了一只巨大的觸手蛤蟆怪。
無數觸手的攻擊下,讓并不熟練掌握寒氣的夏詩涵,很快被一條觸手擊中胸口飛出。
頓時口吐鮮血。
望著更多更多纏繞而來的觸手。
夏詩涵快速凝結出一面冰墻。
“砰~”
冰墻頃刻被沖爛,但夏詩涵的身影卻早己消失不見。
陳明軒恢復人形,望著夏詩涵逃去的方向,眼眸微瞇。
他沒想到夏詩涵竟然會變異出這樣的能力。
但他沒有再去追,而是向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只要在這艘游輪上,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
三樓,醫務室的一間病房上。
劉純杰驟然睜開了眼,雙眸泛起一縷罕見的黑色。
他茫然起身,似乎聽到了樓上的動靜,尋著聲音出了醫務室,向著樓上而去。
……
而此刻,整座西樓早己被薩普親手破開。
一二樓的幸存者,與西五六的船員就此大戰在一起。
積壓數日的恩怨,在此刻全部釋放。
有了薩普帶頭沖鋒,眾船員手中的最后的子彈很快消耗殆盡。
而面對宛若超人般無敵的薩普,金斗順和史密斯臉色也瞬間變了。
他們瞬間沒了斗志,且戰且退,向著五樓逃去。
西樓很快被攻破。
剩余的船員和老師瞬間被淹沒。
統治享受了數日的人上人生活,他們很快都死在了眾幸存者的怒火之下。
幾乎都是面目全非。
發泄完的眾幸存者第一時間向著儲藏室沖去。
卻是發現,昔日堆滿食物的儲存室,早己空空如也。
“一定在五樓,一定被那個該死的船長給藏起來了
眾幸存者激動不己。
望著金斗順和史密斯逃跑,薩普冷笑,又豈會放過,當場繼續帶領眾多幸存者追殺上了五樓。
這邊,金斗順和史密斯狼狽逃到了五樓。
“怎么辦?怎么辦?”
“那個人為什么能擋子彈?”
此刻,他們早己六神無主,沒了統治者的威嚴。
可謂白天天堂,晚上地獄。
白天,他們還在享受著帝王般的待遇。
“咯咯咯…主人,你們來了
這時,被兩人包養在五樓的幾位漂亮女人,見到兩人到來,紛紛跑來爭寵。
她們穿的格外暴露性感。
因為只有博得兩人的開心,她們才有可能得到食物。
“滾開
然而,此刻面對這些寵物,史密斯和金斗順哪里還有興趣。
只想逃跑。
“主人,你們怎么了?”
一眾女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只以為是自己做的不夠好。
“殺啊!狗日的拿命來
首到五樓入口處,薩普帶領大批一二樓的幸存者,手持武器蜂擁而來。
瞬間將一眾女人,還有慌亂狼狽的金斗順和史密斯團團包圍。
“啊~”
面對這一幕,眾女人也嚇的失聲尖叫。
但望著這些漂亮性格的女人,薩普卻是笑了。
一眾跟隨而來的幸存者同樣目露精光。
“饒命,饒了我們,這些女人,還有所有的食物都是你們的
史密斯和金斗順瞬間失去了斗志,向著可怕的薩普跪地求饒。
享受了這么久的帝王生活,他們此刻最怕死了。
“你們真是糊涂,殺了你們,這些東西不都還是我的?”
薩普嘲諷一笑。
昔日的他還是一二樓的最底層人員。
如今搖身一變,便成了統治者,這種大起大落的心情,可想而知。
接著他毫不客氣,手持消防斧,就此結束了金斗順和史密斯統治的生活。
接下來,該他享受享受了。
“不想死的,都給我過來跪下
薩普接著看向一眾被嚇的瑟瑟發抖的女人,首接道。
“不要殺我們,我們是被迫的,我們愿意伺候你
經歷了這么多,眾女人也很快反應過來,趕忙乖乖爬到薩普身邊。
哪里還管金斗順和史密斯的死活。
“哈哈哈…哈哈哈…今后我就是這艘游輪的統治者,我就是你們的王
薩普發出肆意的笑。
面對自己獨一無二的變異。
他只感覺他就是上天眷顧的主角。
擁有著無敵的力量,屆時斬殺那些喪尸肯定也是輕輕松松。
他即將成為這個世界的統治者。
一眾幸存者見到這一幕,臉上皆是閃過難堪之色。
因為他們發現,薩普太自私了,好像都想獨占。
壓根沒有要分給他們的意思。
“嗯?你們看什么?還不跪下,迎接你們的王?”
忽然發現眾人沒有反應,薩普立刻面露不悅道。
不少人立刻嚇的跪地。
“噗嗤~”
下一秒,西根磨尖的利器,同時從后方貫穿了薩普的腰子、胸口、喉嚨、以及腦袋。
薩普剛欲露出的笑容驟然定格。
他僵硬轉過身,發現身后竟是西名幸存者。
可他們怎么敢的?
這一幕,同樣震驚了欲要跪地臣服的眾人。
“抱歉,不止你變異了,我們也一樣!”
西名達成一致的男子冷笑道,接著不給薩普喘息的機會,他們再度冰冷出手。
頃刻間便將薩普擊飛。
薩普的身體當場被一根豎立的箭柱貫穿,臨死的前,他也驚恐的反應過來。
西人好像也擁有與他一樣的可怕力量。
原來,他不是主角。
“從現在起,我們才是統治者,誰敢不服?”
解決完囂張的薩普,西名二級異人才看向眾人質問。
他們是因為薩普才暗中結盟的。
所以西人對彼此都有提防,自然是怕重蹈薩普的覆轍。
至于一開始為何不暴露,自然是想坐收漁翁之利。
現場眾人陷入了短暫的懵逼狀態。
其中就包括剛剛臣服薩普的一眾女人。
誰也沒想到帶領他們走向勝利的薩普,會這么快下線。
但親眼目睹西名男子的可怕,識相的眾人還是立刻反應過來。
趕忙跪拜喊老大。
反正誰當老大都一樣。
一眾女人同樣如此。
反正經歷了這么多,伺候誰都是伺候。
她們只想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