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團寵錦鯉小福寶旺家旺夫旺全村黃蓉陸俊黃老太 > 第890章 最好是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

福寶挺支持她哥哥的事業的,她自己則是想成為一名醫學生,跟黃想妹的志向倒是一致的。
今天的宴會,福寶穿得比較簡單,她身著一條簡約的藏藍色連衣裙,裙子的剪裁恰到好處,貼合著她的身形,凸顯出她的優雅身姿。
領口是小巧的圓形,恰到好處地露出她白皙的脖頸。
她的頭發整齊地梳在腦后,別著一只精致卻不張揚的發卡。
耳朵上戴著一對小巧的珍珠耳釘,在燈光下閃爍著柔和的光芒,手腕處佩戴著一只溫潤瑩澤的玉鐲。
她的妝容淡雅,眉形自然而清晰,眼睛明亮而有神,淡淡的腮紅為她增添了一絲好氣色。
腳下踩著一雙黑色的中跟皮鞋,每一步都走得優雅而從容。
她就這樣安靜地站在那里,周身散發著一種獨特的氣質,既不過分張揚,又能讓人在人群中一眼注意到她的存在。
耿老夫人拉著福寶的手道:“今天來的人挺多的,今天是齊家四小姐的生日,你們也是同齡人。”
一群千金小姐們如嬌艷的花朵般綻放在各個角落。
她們身著貴氣逼人的衣服,那些綾羅綢緞閃爍著華麗的光芒,精致的刺繡與璀璨的裝飾交相輝映。
她們三兩成群地聚在一起,微微側身,彼此靠近,粉面含春,朱唇輕啟,用那如黃鶯出谷般細軟的聲音竊竊私語著。
時而發出一陣銀鈴般的輕笑,那笑聲仿佛能融化人心。
她們談論著閨中秘史,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在她們之間流轉,眼神中透著神秘與興奮。
忽然,她們的目光一同聚焦在了一個剛剛踏入宴會廳的福寶的身上。
只見她們的臉上原本的笑意瞬間消失,換上了一副高高在上的不屑神情。
她們微微仰起頭,眼神中滿是鄙夷,開始對著福寶指指點點。
“瞧啊,看那土氣的裝扮,真不知道是從哪個窮鄉僻壤來的。”一位千金小姐嘴角掛著一絲譏諷的笑,輕聲說道。
“就是啊,也敢來這樣的場合,真是不自量力。”另一位隨聲附和著,同時還用手中的絲帕捂著嘴,發出一陣輕蔑的笑聲。
她們你一言我一語地嘲諷著,目光始終沒有從福寶身上移開,仿佛在欣賞著自己的“杰作”。
那些眼神就像尖銳的刺,毫不留情地扎向福寶,她們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傲慢與無禮。
在她們眼中只是她一個可以隨意踐踏和嘲笑的可憐蟲。
福寶淡定自若的坐在一個角落,找了一些吃的,便開始吃起了東西。
顧俊的妹妹顧湘帶著璇璣走了過來道:
“鄉巴佬就是鄉巴佬,就會搶別人的男人,你是沒見過男人吧?
我告訴你,我哥哥已經和璇璣姐姐定親了,你別想打我哥哥的主意。”
福寶喝了一口果汁道:“請問你誰呀?”
顧湘冷哼道:“看來你這個功課做得不好啊!我是顧俊的妹妹,也是他唯一的妹妹。”
旁邊的璇璣輕輕拉了一把顧湘道:“湘湘,別為了我跟福寶置氣,不值得的。”
福寶好久沒看到璇璣了,但是依稀還是能夠想得起來,這個璇璣之前就跟在顧俊的身邊,是他的丫鬟。
可這跟她有什么關系啊?
福寶輕描淡寫道:“你們話里的意思,我聽不太明白……”
顧湘指著她道:“你少在這里裝模作樣,明明我哥為了你,千里迢迢地趕到唐山,你敢說你不知道嗎?”
福寶詫異道:
“我可從來沒有要求過你哥哥來唐山,他來唐山的時候,我都不知道這件事。
更何況我們是去災區救援了,也不是去玩啊?”
顧湘呵呵冷笑道:“果然是個能裝的,我告訴你福寶,有我在一天,你就別想進我顧家的大門。”
“顧湘……”顧俊的聲音從門口傳來,他忍不住呵斥道:“你這是在說什么呢?”
她精致的面容上此刻滿是刻薄與嫌棄,涂著鮮艷口紅的嘴唇輕蔑地撇著。
她用尖銳的嗓音高聲指責道:
“哼,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鄉下丫頭,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的心思。
不就是因為我們家有錢,所以你就眼巴巴地看上我哥哥了?
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竟敢肖想攀附我們家。
我看你就是用盡了各種手段,妄圖擠進不屬于你的圈子。”
她的眼神中滿是憤怒與不屑,仿佛在看一個極其低賤的存在。
她越說越生氣,用她戴著寶石戒指的手指惡狠狠地指著小女孩,繼續數落道:
“你那點小心思誰看不出來?真以為我們都是傻子嗎?
我告訴你,就憑你,永遠也別想踏入我們家的門,我哥哥是絕對不會看上你這種粗俗又有心計的女人的。”
其中一個高挑的千金用那滿是嘲諷的語氣輕聲說道:“哎呀呀!瞧瞧這寒酸的樣子,還妄圖飛上枝頭變鳳凰呢,真是可笑至極。”
另一個圓臉的千金接著說:“可不是嘛,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配不配得上人家少爺,真以為用點下三濫的手段就能得逞啦?”
旁邊一個瘦高個的千金眼睛斜睨著女孩,尖酸地說:
“哼,就她那副窮酸樣,還想進我們這樣的家族。
簡直是白日做夢,估計連給我們提鞋都不夠格呢!”
一個穿著粉色洋裝的千金,拉著璇璣的手,更是刻薄地說道:
“我看她那眼神,肯定是在盤算著怎么勾引顧少呢!
真是不要臉到了極點,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東西。”
“哈哈哈哈……”她們肆無忌憚地笑著,那笑聲中充滿了鄙夷和惡意,每一句話都如同一把刀,狠狠地扎在福寶的心上。
顧俊看著福寶張了張嘴道:
“好了,顧湘,這是在人家的宴會上,你這是干嘛呢?
福寶,他們不是這個意思,你別放在心上。”
璇璣眼淚就慢慢掉了下來:“顧俊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咱們兩個如今都已經定親了,你當著這么多的人維護她,合適嗎?”
顧俊嘴唇動了動,一時不知道說些什么,福寶“噗呲”一聲笑了:
“你們是不是有什么誤會?我從來都把顧俊當成自己的哥哥。
不過現在這樣也好,顧俊,以后你還是離我遠一點,最好是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