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桃樹林里桃花開 > 第826章 反向監視,真情演戲
  監控室里,曹安然、刁金奎幾個都看傻了眼,他們雖然看不到正面,卻能夠通過蕭燕的玉腿,時而繃緊,時而蹬踹,時而癱軟,知道她有多么不堪。

  “這哥們很會玩啊!”

  “媽的,這女人真騷!”

  一群人議論紛紛,反而看得更投入了。

  蕭燕也在反向監視著他們,都被氣哭了,自己已經這么過分了,足以證明身份,怎么還看個沒完啊?

  秦川不知足了,看到洗手臺上,擺放著很多沐浴液和精油,就壞壞的拿過來一些沐浴液。

  他把沐浴液打開,全都撒到蕭燕身上。

  蕭燕快要急死了,她已經感覺自己處在危險邊緣,秦川不斷的試探著自己的底線。

  “你弄這個做什么?”她焦急的抗議著。

  秦川笑了,在她耳邊小聲解釋:“洗一洗啊!咱們要表現得很會玩,他們才會放松警惕。”

  蕭燕沒話說了。

  她通過反向監視,發現那幾個敵人果然信服。

  “有錢人!有錢人!這對絕對是有錢人,一看就是會玩的!”刁金奎拍著桌子大叫。

  “這么說,他們不是蕭燕?”曹安然揉著下巴,也漸漸信了。

  他們信歸信了,卻看得更加眼熱,一分鐘都不帶離開的。

  蕭燕委委屈屈的接受了現實。

  嘩————!

  秦川竟然把花灑拽了過來,在她身上噴淋著。

  滿身的沐浴液,再被花灑一沖,她的身子就變得無比光滑,本來斜靠在洗手臺上,人就開始往下出溜。

  秦川美滋滋的湊了上來。

  昂~~~~~~

  蕭燕趕緊撐住他的肩頭,發出一聲酥麻的媚叫,身子更是一陣亂顫,小聲抗議著:“你壞死了,這樣會毀了我!停下!”

  秦川故意放開了手:“真的停下?”

  這一下,蕭燕反而下滑得更多,眼睛都惶恐的瞪圓了:“別停!冤家!”

  秦川這才美滋滋抱住她,忘情的親昵起來。

  嗚!嗚!

  蕭燕委屈得又有些抽泣,都半真半假了,她心中的天都塌了下來:“我有老公啊!!!”

  “該換人了!”秦川也是豁出去了。

  知道他是故意的,蕭燕悲憤的說道:“執行完任務,別想再見到我!!!”

  秦川也不害怕,故意揶揄她道:“我看姐姐也是很渴望呢,否則在怎么會這么順暢?”

  你?!!!

  蕭燕差點給氣死了,賭氣似的松開了秦川的肩膀,兩手撐住洗手臺。

  可是那洗手臺上早已滿是沐浴液,變得光滑無比。

  她兩手一通亂抓,弄倒了刷牙缸,弄掉了毛巾,弄倒了洗發露,現場一片混亂,身子反而更加往下出溜。

  啊~~~~~~

  她的身子又是一挺,只能無奈的再次抱住秦川,否則就萬事休矣。

  感覺到秦川的強大,就那么半真半假的禍害著自己,她的心中仿佛不斷響起炸雷。

  咔嚓!!!

  外面真的又打雷了。

  啊!!!

  借著雷聲,蕭燕按捺不住的悲鳴起來。

  秦川享受夠了,這才把兩人沖淋干凈,又很狡猾的,拿起了精油,也都灑在兩人身上。

  嗚!嗚!

  蕭燕哽咽著,快要瘋掉。

  監控室里,氣氛變得沉默起來,一群人都被秦川鎮住了。

  這不是一般會玩,是真特么會玩!

  “他們真的做了嗎?”曹安然不愧是老狐貍,竟然問出了這句話。

  “嗯!我看只是調情呢,不像是真的。”刁金奎笑道:“后面還有好戲!”

  還有你大爺!!!

  蕭燕翻反向監控,快被他們的言論氣瘋了,人家都已經失去了那么多,你們看不見嗎?

  還真看不見……

  秦川也是萬萬沒想到,已經這樣了,蕭燕姐姐還能苦苦堅持,這是他見過最有毅力的女人。

  看來需要轉移陣地,否則這里既不舒服,也不安全,會讓蕭燕傷心的。

  他干脆轉身,去拿了一條浴巾,將蕭燕包裹起來。

  蕭燕本來狠他狠得牙癢癢,可是看到小壞蛋如此溫柔,不讓自己走光分毫,心中又暖洋洋的。

  “夫人!我們回臥室吧!”秦川說著,來了一個公主抱,帶著她往臥室走。

  蕭燕知道衛生間里作戰失敗,只能爭取在臥室迷惑敵人了。

  這時,監控室的幾個人還在熱議著。

  “這個哥們厲害啊,你們猜,他們能折騰多久?”刁金奎問道。

  “我去!那誰知道,一看就是中年人,能有多厲害?”曹安然念叨著。

  一群人議論紛紛,根本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更加專注了。

  來到了臥室,秦川把蕭燕放到了床上,蕭燕不想被人看光光,趕緊一個翻身,鉆進了被窩里。

  “夫人,我來了!”秦川大笑著,也縱身撲了上去。

  蕭燕警惕的反向監視著敵人,感覺被那么多人看著,心中越發躁動難耐。

  秦川溫柔的湊了過來,將她抱在了懷里,順勢壓了上來。

  蕭燕把兩條玉腿并得死死的,皺著眉頭,小聲低語:“就這樣吧,糊弄他們一下。”

  秦川吻著她的臉蛋說道:“我的好姐姐,你自己觀察一下,這樣像嗎?”

  蕭燕通過反向監視,發現監視器里的自己渾身僵硬,身體筆挺,簡直跟女尸似的,不由得哭笑不得。

  這也太假了吧?

  秦川就像哄騙小女孩似的:“夫人,放松一點,再放松一點……”

  蕭燕心中一陣惆悵,只能漸漸放松了身體,被他拉開了一條腿,又拉開了一條腿,幾乎成了一字馬。

  嗚~~~

  她突然嬌軀一顫,死死閉上了眼睛,小嘴大大的張著,好久才緩上來。

  還好,她冷靜下來,才發現只是剛才的程度,并沒有徹底失守。

  只是這個樣子,就讓自己如此不堪,也太丟臉了,她羞憤得狠狠捶了秦川兩下。

  “好姐姐!我要演戲了,你也配合一下,實在忍不住了,你就告訴我,咱們來真的。”秦川壞壞的笑著。

  呸!!!

  “我才不會……嗚~~~”蕭燕小聲抗議。

  秦川不等她說完,就一下吻住了小嘴。

  監控室里,現場變得更加熱烈。

  曹安然和刁金奎都紅了眼睛,一個個喘著粗氣,明顯也對這個女人動心了。

  簡直是天生尤物!!!

  “喂!要想個辦法,把這個女人搞到手!”刁金奎最先忍不住了。

  曹安然咬著嘴唇說道:“好一個妲己!簡直是狐媚子!那就別守規矩了,想辦法,弄個圈套給他們鉆。”

  “嘿!嘿!咱們賭船上,有的是手段。”刁金奎大笑起來。

  敵人雖然動了歹意,卻也徹底相信,他們不過是普通的有錢夫婦,不再懷疑他們是臥底。

  本來戲份演到現在,就可以敷衍一下了。

  蕭燕卻有些把持不住,夢中的旖旎感覺,不斷侵蝕著她的靈魂,身子一陣一陣悸動,快要癲狂起來。

  昂~~~~~~

  她突然發出了一身高亢的媚叫,身子劇烈哆嗦,四肢死死纏繞到秦川身上。

  “夫人……”秦川也有些忍無可忍。

  蕭燕滿面含春的看著他,顫聲說了一句話:“想要得到我,必須變回本來的樣子,你能做到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