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閃婚后被霸總家的萌娃纏上了穆煙傅安 > 第439章 再次決裂
“吳憂,你要干什么?”
穆煙完全搞不懂,她在她面前自殘的目的是什么?
這里沒有人第三個人,她的表演沒有觀眾。
正納悶,病房門開了。
傅安急沖沖沖了進來。
“姐姐,我錯了,我對不起你。”
吳憂躺在地上,哭的慘兮兮的,就好像是穆煙把她搞成這樣的。
“穆煙,你到底對她做了什么?她受了很重的傷,你非要這么殘忍嗎?你怎么會變成這樣,我現在真的越來越不認識你了。”
傅安不分青紅皂白就數落了穆煙一通。
穆煙連張嘴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他扣上了殘忍,嫉妒,無情的帽子,等他緩過來神的時候,傅安已經抱著吳憂走了。
看著禁閉的病房門,穆煙百口莫辯,感覺自己就像一個還沒經過審判就被腿上刑場處決了的犯人一樣。
她做錯了什么,她什么都沒做,為什么要被她們這樣欺騙,這樣戲弄?
傅安憑什么這么對她?
不愛就放手,她從來都沒有說過要纏著他,他有什么資格這樣羞辱,傷害她?
那一刻,胸口的刺痛就像被萬箭穿心。
明知道不該哭,更不該為不值得的人哭,可眼淚偏偏就是不爭氣,哪怕她緊閉雙眼也無法克制住眼淚的肆意決堤。
病房門被再次推開,穆煙抬眸望向門口,用力擦拭著眼淚,讓自己看清楚站在面前的男人。
她沒想到傅安會這么快又折返回來了。
“你來干什么?來興師問罪,來給她報仇雪恨嗎?”她冷漠的嘲諷的問著。
她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了,無論他想怎樣,她都奉陪。
大不了就是分手,又不是沒分過手。
“穆煙,這是怎么了?怎么搞成這樣了?護工呢?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傅安看著滿屋的狼藉,聽著穆煙莫名其妙的話,一臉懵。
從她這里離開后,他回家了一趟去看奶奶。
這才剛踏進病房,什么都還沒說,什么都沒做,不明白穆煙怎么就突然沖他發脾氣。
“傅安,算了,別裝了,吳小姐比我更需要你,你去陪她就好了,兩邊跑也挺幸苦的,以后別來了,我不需要你的博愛和左右逢源,更加不可能和任何人共享你。你走吧,別讓我瞧不起你。”
穆煙激動地沖他喊著,哪怕是撕裂了傷口,可傷口的痛,遠不及心里的痛萬分之一。
傅安心里咯噔一下,腦子在那一瞬間是一片空白。
他沒想到熱搜撤的那么快,她還是看到了。
他就知道只要扯上吳憂,她就會是這個反應。
只是沒想到,她的反應會如此強烈。
“穆煙,你都知道了?”
“我沒瞎,也不會裝瞎。”
穆煙皮下肉不笑的狠狠睨了他一眼,眼中的嘲諷像刀一樣鋒利。
傅安以為她說的是網上看到的那些視頻,并不知道有人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演了那么一場大戲。
他知道昨晚他行事太沖動了,其實他大可以幫吳憂賠錢了事就行了,沒必要非要和那個暴發戶糾纏的。
因為他的沖動,差點害死霍思遠。
他現在很后悔,可是真的沒想到穆煙會這么生氣。
“穆煙,你別誤會,我對吳憂沒有男女之情,我就是單純的同情……”
“夠了,你別再說了,我一個字都不想聽。”
她搞不懂為什么他都被拆穿了,還能如此淡定。
“穆煙,為什么一碰上吳憂,你就是這種反應,真的有必要這么激動,這么較真嗎?”
“那你覺得我應該給你什么反應難道還要我給你們倆開PARTY慶祝嗎慶祝你給我找回來一個妹妹,慶祝你以后可以做享齊人之美嗎?”
穆煙差點都被他氣笑了,嘲諷的刀越發鋒利。
“穆煙,你就對我那么沒有信心嗎?還是對你自己沒有信心?”
“我就是單純覺得你惡心。”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誰也不讓著誰。
穆煙又說出了那句讓傅安心如刀絞的話。
他們和好的那天明明都說好了,以后即便吵架也不會再對對方說出那些比刀子還鋒利的話。
可是她又說了,明知道他很在乎那句話,明知道他會傷心難過,可是她還是肆無忌憚一刀一刀的往他心上扎。
“穆煙,一個孤苦無依的女孩子在大街上就被個大男人欺負了,我上去幫一下忙不過分吧?更何況她是認識的朋友,我只不過是去幫一下忙而已,怎么就惡心刀你了?穆煙,你以前不這樣的,你的善良,正義,溫柔都去哪兒了?現在怎么就變得我都不認識你了?”
傅安很生氣,很委屈,就像被全世界冤枉了一樣。
可他的委屈,他的無辜,在穆煙眼淚都是虛偽,都是假象。
她搞不懂明明是他的問題,他卻要說是她變了。
她從來都沒變過,變心的人明明是他。
“你走,出去,我不想看見你,以后永遠都不想看見你,你走呀,去找那個善解人意,寬宏大度,不介意給你做三的女人。”
“穆煙,你非要把話說的那么難聽嗎?”
傅安還想解釋,可穆煙一個字都聽不進去了。
“出去,出去,出去!”
穆煙的情緒徹底崩潰,傷口又再次撕裂,她下意識捂住了腹部,血又染紅了她的病號服,沾得她滿手都是。
“暮煙,你的傷口出血了,醫生,醫生……”
傅安看到她手上的血,急忙大喊著,也下意識過去想要扶她,可他的手還沒碰到穆煙,就聽見了她冷冽如冰的呵斥。
“別碰我!”
傅安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呆怔的數秒,才收回手。
很快醫生護士都來了,穆煙的父母也來了。
“這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都住到醫院來了?穆煙,你有沒有事,傷哪兒了?疼不疼呀?”
霍媽媽都多看傅安一眼,著急的過去握住了穆煙的手。
“媽,我沒事。”
“都出血了,這是哪兒出血了,快讓媽媽看看。”
霍媽媽心疼的要命,但還是很快被護士請了出去。
“麻煩家屬先出去,我們要幫病人處理傷口。”
霍家父母不愿離開,堅持要留下看看女兒的傷勢,護士也只能同意了她們的請求。
傅安知道自己留在這里也是多余的,只會讓穆煙情緒更激動,也就識趣的默默出了病房。
一出門就看見了急匆匆趕回來的阿梨。
“你去哪兒了?”
“先生,你怎么在這兒?我剛才去樓上找你了。”
兩個人異口同聲,各說各的。
“你干嘛去樓上找我?我沒去過樓上。”
傅安本來就煩躁,聽到這話更是一臉的莫名其妙。
穆煙病房亂七八糟,作為保鏢她卻到處亂跑,還跑到樓上去找他,他根本就沒去過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