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三個縮小版大佬帶百億資產上門 > 第848章 她可不是什么打工仔

工作人員,抬頭看了蔣翩枝的方向一眼,點點頭:“哦,您說蔣教授啊,她是我們科研團隊的人。”

整個陸氏集團,很少有人不認識蔣翩枝。

聽到對方只是一個小小的科研人員,宋太太臉上的警惕終于放松了下去,她冷哼一聲:“我當什么呢,還以為是你們公司的大領導呢,原來就是個打工的。”

這一刻。

她已經忘記了自己老公的提醒。

畢竟,那也只是猜測。

可現在,有認識蔣翩枝的人,親口說出對方的底細。

她就再也沒有顧慮了。

當即。

這個宋太太就面帶微笑,端著一杯香檳,朝著蔣翩枝的方向走去了。

與此同時。

剛剛離開宴會大廳的陸蕭何,也已經處理好公務回來了。

剛進大廳。

陸蕭何還沒來得及找到蔣翩枝的身影,就被各大公司的老總給圍上了。

“哈哈,沒想到我們傳聞中的陸總這么年輕,陸總您好,我是林氏航空的總裁,希望以后有機會一起合作啊。”

“陸總,您這次可是在我們業界出夠了風頭了,哈哈,現在整個航空界內,誰還不知道我們陸總的大名?陸總,您賞臉,這杯酒,我敬您!”

畢竟都是一個行業的。

陸蕭何不可能無緣無故不給對方面子。

他微笑著,對大家的吹捧一一應下。

同時,他的目光也朝著大廳內掃去,他在找蔣翩枝的身影。

今天,來的這些老總,不論是誰,在他心里,那都比不過蔣翩枝的重量。

只是因為圍上來的老總實在太多,陸蕭何的目光在大廳內掃了一圈,也沒找到蔣翩枝的身影。

還是他的助理,擠進來后,壓低聲音道:“陸總,蔣教授已經到了,現在就在宴會大廳的西南方向,您要現在過去嗎?”

聽到蔣翩枝已經到了。

陸蕭何當即就笑著對各位同級別的總裁抱歉:“不好意思,我有點事,需要失陪一下,各位稍后再聊。”

沒有絲毫猶豫。

陸蕭何的腳步,十分誠實地選擇了蔣翩枝的方向。

與此同時。

他也注意到,宴會大廳內,有一名穿著金色亮片禮裙的年輕女人,朝著蔣翩枝的方向走了過去。

他有點意外,腳步停頓下來問自己的助理:“這位是蔣教授的朋友?”

助理搖頭:“不知道,可能是吧。”

陸蕭何點點頭:“那好吧,那我還是先不要打擾蔣教授跟她的朋友了,我稍后再過去打招呼。”

在陸蕭何說話間。

宋太太已經微笑著,走向蔣翩枝了,她笑瞇瞇盯著她,以及蔣翩枝身邊的幾個孩子:“沒想到,又見面了,我該稱呼你為,賀太太?”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蔣翩枝也有點意外,她的目光落在宋太太身上:“有事?”

一旁已經圍在蔣翩枝身邊的科研人員并沒察覺到她們兩人之間的微妙氣氛。

大家都是搞科研的,心思單純,沒有那些商界之中的彎彎繞繞。

當下。

就有人笑著開口:“蔣教授,這位是您的朋友嗎?您不給我們介紹一下?”

‘“你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膽了!蔣教授的朋友,也是你能認識的?”另一名三十出頭的青年,笑著直接在剛才說話的同事身上敲了一下,緊接著,他樂呵呵沖著宋太太伸出手:“女士您好,我叫方敬業,不知道您怎么稱呼?”

宋太太嫌棄地瞥了一眼對方伸出來的手,絲毫沒有跟對方握手的意思。

不過,在這些人的對話中,她也更加確定,昨天在她面前耀武揚威的蔣翩枝,壓根就沒什么龐大后臺!

見宋太太沒跟自己握手,青年尷尬地收回手。

其他人笑他:“哈哈哈,你這個大老粗,人家是姑娘,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

“哈哈哈哈,就是就是,一上來還想跟人家牽手呢,你咋這么大膽呢!”

夾在他們之間的蔣翩枝沒笑。

她盯著這位宋太太臉上的嘲諷跟嫌棄,淡淡道:“今天是陸氏集團的慶功宴,我不想鬧不愉快,你如果沒事,我就先失陪了。”

這句話一出。

這群粗線條的科研人員們,才意識到,面前的這個年輕女人,跟蔣教授不像是朋友。

當即,大家也跟著警惕起來,不再像剛才那樣說說笑笑。

宋太太微笑著,將手上的香檳酒杯傾斜,然后將里面的酒,明晃晃地倒在了蔣翩枝的黑色禮服上。

這一幕,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懵了。

畢竟沒見過這種場面,這群科研人員一時沒反應過來剛才發生了什么。

宋太太卻笑著,囂張地盯著蔣翩枝:“呀,不好意思呀,不小心就倒在你身上了,你不會介意吧?賀太太。”

蔣翩枝垂眼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禮裙,情緒穩定地沒有發火,她拿起剛剛路過自己身邊侍者手上端著的香檳,然后,也照樣學樣地倒在了宋太太的身上:“現在,我們扯平了。”

宋太太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感受著胸口濕透的面料,她胸口的火氣一下子就升起來了:“賤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告訴你,今天你不給我當眾道歉,這件事,沒完!”

這一吼。

跟在蔣翩枝身邊的科研人員們,也終于反應過來剛才發生了什么,他們立刻像是護雞仔一樣,將蔣翩枝護在了身上:“喂,你這個女人怎么還不講理呢!明明剛才是你先動手的!你想干什么?!要動手嗎!我奉陪!”

“死女人,你給我們蔣教授道歉!”

“對,道歉!我管你是什么人,今天你不給我們蔣教授道歉,你別想走!”

說話間,這群科研人員就擼起袖子,直接將宋太太的手臂給架了起來。

宋太太也沒想到這個蔣翩枝,會有這么多人給她撐腰。

她的臉都綠了。

可是一想到,就算對方有人撐腰又怎么樣?

不過就是一群打工仔罷了!

而她,可是航空公司的老板娘!

從身份上,她們就不是一個階層!

宋太太臉色難看地盯著自己手臂上的大手:“你們是什么東西,也敢動我?!叫你們老板來,我要問問,他的下屬就是這樣對他的合作伙伴的嗎!”

遠處。

陸蕭何也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

看到是蔣教授那邊出了事,他身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出來了,陸蕭何皺眉,甚至顧不上跟這群跟他差不多階層的老總客套,丟下對方,直接就闊步,朝著蔣翩枝的方向走去。

這會兒。

宋太太的老公,宋錦山也注意到了大廳內的動靜。

他皺眉,馬上跟一旁的合作伙伴問話:“那邊的幾個人,你們認識嗎?”

某老總回答:“你說他們啊,好像是陸氏集團的科研團隊吧。”

宋錦山松了一口氣。

只要不是什么大人物就好。

可他這口氣還沒徹底松完。

大廳外,就有人驚訝開口了:“這不是盛京集團的賀總嗎!沒想到,能在這里見到這位!”

“盛京集團可是全國綜合排名第一的大企業,這種集團的老總,竟然也來陸氏航空的慶功宴了?!”

忽然聽到盛京集團幾個字。

宋錦山的心口,猛跳了幾下。

他忽然感覺,今天的宴會,恐怕不太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