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掐腰寵被痞子三爺撩哭了虞笙江格致 > 第358章 打不死的小強
  虞笙在半山別墅里足足休息了兩天之后,江格致終于點頭答應讓她回公司上班。

  一路上,江格致都像個老媽子一樣喋喋不休地囑咐著自家的小媳婦兒。

  ”寶貝兒啊,如果遇到任何麻煩或者不開心的事,一定記得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別一個人憋著!”

  虞笙安靜地坐在副駕駛座上,十分順從地點頭回應道:”好的。”

  江格致似乎還嫌不夠似的,接著又說:”要是覺得工作太累了,不想待在公司,那就干脆回家吧,反正家里也不缺你那點兒工資。”

  虞笙依然只是輕聲應了一句:”嗯。”

  ”實在不行,你別上班了。”

  虞笙聞言,忍不住側過頭去,狠狠地瞪了江格致一眼。

  江格致見狀,只能無可奈何地笑了笑。

  其實他早就料到,只要自己一說不讓她去上班,肯定會招來這位小祖宗的白眼。

  然而江格致依舊對虞笙去上班的事情很擔心,畢竟醫生曾提醒過她有流產的征兆。

  江格致無可奈何地說道:“如果你一個人待在家里感到無聊,就跟我一起去公司吧,這樣我就能隨時在你身旁照料你了。”

  虞笙對此頗感無奈,回應道:“我真的沒事兒,昨天才去過醫院做檢查,醫生明明說了一切正常啊,胎兒的位置也很正。”

  “可是......”

  江格致似乎還想辯駁些什么,但話未說完便被虞笙打斷了。

  “行啦,你真的不用擔心我,我會照顧好我自己的,馬上就要到我公司樓下了,你就在路邊把車停下吧,我自己走路過去,前面有些堵車,你就別開車過去了。”

  江格致聞言,江格致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下來。

  “你就這么不想和我在一起?”

  虞笙幾乎沒有思考,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江格致沉默不語,默默地將車輛停靠在路旁,然后滿臉哀怨地凝視著虞笙。

  虞笙心中暗暗嘆息一聲,輕柔地開口解釋道:“并不是不想見你呀,而是我認為,咱倆沒必要整天粘在一塊兒,偶爾保持一些距離或許會好一些,距離產生美是啊,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江格致聽到這話后,語氣怪聲怪氣地說:“什么鬼話!距離只會產生第三者吧。”

  虞笙聽了,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三叔,你是從哪兒聽來這句話的啊?”

  江格致沒好氣兒地回嘴道:“你別管那么多。”

  望著眼前這個如此孩子氣的男人,虞笙感到十分無奈,她伸出手輕輕捏了一下江格致的臉頰,溫柔地說道:“好啦,我要去上班咯,你要乖乖的哦。”

  江格致沒有回應,仍然用那副哀怨的眼神凝視著虞笙,活脫脫就是個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媳婦兒模樣。

  虞笙湊上去,在江格致的臉頰上吧唧的親了一口,輕聲哄道:“好了,三叔,別擔心我,我會照顧自己的,你乖乖的哈,我去上班了。”

  說著拉開車門自顧地下車,她繞道駕駛室這邊,江格致滑下車窗,一言不發地看著虞笙。

  虞笙伸手捧著將格致的臉頰,柔聲道:“路上開車注意安全,到公司給我發消息,我走了哈。”

  江格致伸手握著虞笙的手,放在手心捏了一下:“下午來接你回家。”

  看著男人臉色好了不少,虞笙松了一口氣,笑著點頭:“好,我走了,拜拜。”

  虞笙轉身朝著大廈走去,江格致一直看著她走進大廈,才掉頭離開。

  虞笙來到公司,直接去人事部補假條。

  因為之前江格致提前將請假的事情告訴了孟青,所以她來上班就直接補假條就行。

  對于人事經理,虞笙不免有些犯怵,這個人一臉嚴肅,看著就不好相處,如果不是因為請假的事情,虞笙壓根不會來人事部。

  懷著些許緊張與不安之情,虞笙步入人事部經理辦公室,但當她看見坐在辦公椅上那位素未謀面的陌生女人后,不禁當場愣住。

  稍作遲疑后,虞笙仍保持著禮貌態度問道:”您好,請問張經理不在這里嗎?”

  對方聞言,微微一笑,回答道:”她已經離職了,今后由我負責管理人事部。”

  虞笙心中略感訝異,但很快回過神來,隨即把已準備好的假條遞至對方眼前,并解釋道:”我之前因為家里有事情沒來公司,已經和孟總請假了,這是補的假條。”

  對方微笑著接過假條,并未再多言一句。

  虞笙見狀亦不便多問,默默轉身離去。

  剛剛返回自己的工作崗位坐下,司南便踱步而來,滿臉關懷地詢問道:”聽說你家里出事了,現在已經處理好了嗎?”

  虞笙完全沒有預料到司南居然會主動關心自己,于是她出于禮貌,臉上掛著微笑回應道:“嗯,已經都處理好了,謝謝。”

  聽著虞笙有些疏離的口吻,司南眼底閃過一絲落寞,但是很快就被他掩飾過去了。

  他笑著開口:“事情解決了就好,另外呢,今天下午我們公司打算在樓下食堂組織大家一起包餃子活動,提前跟你說一聲哈。”

  虞笙聽后感到十分訝異:“下午不用上班嗎?”

  她瞪大了眼睛,滿臉疑惑地問道。

  司南輕輕點了下頭,“嗯,十二點就開始。”

  虞笙見狀,心中暗自竊喜,正想順勢提出下午是否可以不去公司的請求時,但話還未說完便被司南毫不猶豫地打斷了。

  “不行喲,這可是公司的明文規定,所有人必須全部按時到場參與活動。”

  司南語氣堅定地回答道。

  虞笙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露出一絲尷尬的笑容并連連點頭應道:“好的吧......”

  內心卻不禁吐槽起來。

  司南看出了虞笙的心思,無奈地笑了笑,又繼續說道:“等一會兒,由我負責外出采購所需物品,你要和我一起。”

  虞笙頓時愣住了,伸出手指著自己難以置信地反問:“我嗎?”

  司南點頭。

  “我可以不去嗎?你找其他同事去也行。”

  經歷過上次陳璐在公司鬧后,虞笙現在是能和司南保持距離就保持距離,她可不想到時候又傳到陳璐口中,再來公司鬧。

  司南淡淡道:‘其他同事都有工作要做,你這段時間沒來公司。’”

  其言下之意無非就是說在場眾人之中唯有你才是個閑人。

  既然司南都已經把話說到這份兒上了,虞笙也不好再繼續推脫,只得應允下來。

  “那什么時候去?”

  司南看了看時間,開口道:“十點吧,你收拾一下,差不多就走了。”

  虞笙點頭。

  其他也沒啥要收拾的,她剛來公司,電腦都還沒開。

  十點的時候,便和司南一起離開公司了。

  一直坐在旁邊默不作聲的趙思思便迅速站起身來,急匆匆地跟上前去。

  她腳步匆匆地趕到樓梯間,心急如焚地伸手摸向衣兜,迅速取出手機,毫不猶豫地按下一串數字。

  隨著電話被撥通,等待對面接聽時發出的嘟嘟聲不斷響起,趙思思緊張的心跳加速,仿佛能聽到自己心臟劇烈跳動的聲音。

  終于,當電話那頭傳來熟悉的接通提示音,趙思思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然后壓低嗓音對著話筒小聲說道。

  “陳璐姐,虞笙今天剛來公司,就和我們組的組長一起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們兩個到底要去干什么。”

  不知道陳璐在電話那邊說了什么,趙思思眼睛突然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嘴角微微上揚,流露出不易察覺的笑容。

  緊接著,她果斷掛斷了通話,若有所思地站在原地片刻,像是在心中盤算著什么計劃。

  沒過多久,趙思思像是想到了什么絕妙的主意,臉上露出得意揚揚的神情。

  她迅速打開手機短信界面,手指飛快地敲擊著鍵盤,給陳璐發送了一條簡短而神秘的信息。

  完成操作后,她心滿意足地收起手機,邁著輕快的步伐返回辦公室。

  與此同時,在另一邊接收短信的陳璐,看完信息后的表情瞬間嘴角勾起一抹得意。

  看來是機會來了。

  這段時間,她一直都在找機會想要好好的教訓一下虞笙,但是沒想到虞笙大半個月沒來公司,讓她根本找不到任何機會。

  本以為虞笙因為心虛離職了,那她也就算了,畢竟人沒在公司,她也沒必要和虞笙計較。

  但是沒想到虞笙臉皮這么厚,竟然又回到公司上班。

  既然人來了,那她自然就要按部就班地執行之前擬定好的計劃了。

  畢竟,都是虞笙這個女人先不識趣,竟敢跟她爭搶男人!

  時針指向正午時分,全公司的員工紛紛涌入食堂。男女分工明確,女生負責包餃子,而男生則負責搟面皮、剁肉餡等工作。

  由于懷有身孕,虞笙才站立了一會兒便感到有些疲憊不堪,于是找了個空位坐下休息。

  這時,趙思思看見這一幕,徑直朝虞笙走來,并用一種陰陽怪氣的語調說道:

  “喲呵,大家都在手忙腳亂地干活兒,怎么就只有你一個人悠哉游哉地坐在這兒啊?你難道不覺得羞愧嗎?”

  面對趙思思的冷嘲熱諷,虞笙只是神情淡漠地掃了她一眼,然后輕描淡寫道:“你的舌頭痊愈了?”

  聽到這話,趙思思的呼吸瞬間停滯了一下,她惡狠狠地回瞪了虞笙一眼后,便轉身離去。

  虞笙不屑地冷笑一聲,不再理睬對方,自顧自地拿起手機撥通了江格致的電話號碼。

  鈴聲僅僅響了兩下,電話那頭傳來江格致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喂?”

  虞笙刻意放低音量,柔聲細語地說:“三叔,你跟爸爸講一聲,不用特地跑來給我送飯哦。”

  可是,電話那端的江格致好像稍微猶豫了一下,然后用一種波瀾不驚的口吻問道:“為什么呢?”

  虞笙連忙解釋道:“公司今天在食堂搞活動,大家一起包餃子,我中午吃點餃子就好啦。”

  “不行。”江格致毫不猶豫地一口回絕。

  虞笙有點無奈:“為啥不行呀?”

  “你現在懷著寶寶呢。”

  聽到這句話,虞笙立刻不高興了。“孕婦咋了嘛?孕婦也是可以吃餃子的好吧!”

  “乖,別任性。”

  江格致溫柔又堅定的語氣讓虞笙瞬間泄了氣,她氣鼓鼓的“啪”一聲掛掉了電話。

  虞笙像只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趴在餐桌上,嘴里還嘀嘀咕咕念叨著什么。

  就在這時,趙思思一屁股坐到了她的面前,似笑非笑地說:“喲呵,“你家那位老公挺行啊,這么大歲數了居然還能讓你懷上孕?”

  聽到這句話,虞笙的眉頭緊緊皺起,她本來就因為江格致不讓她吃餃子,心情不好,沒想到趙思思這么厚臉皮直接撞上來。

  虞笙強壓著心中的怒火,冷漠地回應道:“關你屁事。”

  趙思思看著虞笙依舊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

  賤人,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正準備回懟時,忽然想到什么,于是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趙思思挑釁地說道:“你也就現在在我面前耍耍威風罷了。”

  虞笙并沒有理會她,這種毫無意義的爭吵對她來說已經厭倦至極。

  見虞笙不為所動,趙思思氣得瞪大眼睛,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站起身來準備離去。

  可就在她邁出兩步之后,卻又突然停住腳步,折返回來。

  她俯身貼近虞笙的耳畔,聲音低沉而充滿挑釁:“虞笙,你說,如果那個老男人知道了真相,知道了你拿著他的錢去養小白臉,甚至懷上了別人的野種,他會怎么樣呢?”

  趙思思直起身子,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挑釁和期待,仿佛已經看到了虞笙驚慌失措、無處遁形的模樣。

  然而,虞笙的反應卻出乎趙思思的預料。

  她只是嘴角輕輕抽搐了一下,用一種看白癡般的眼神看著趙思思。

  虞笙輕輕開口,語氣中滿是無語和輕蔑:“趙思思,你是不是小說看多了吧,傻叉一個。”

  趙思思臉色頓時變得難看。

  賤人,死到臨頭了還這么猖狂。

  她冷哼一聲:“虞笙,你給我等著看好了。”

  說完,氣憤地轉身離開。

  虞生看著趙思思走出食堂,有些無語。

  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又開始在心里算計自己了。

  今天過后,和江格致提一提,讓趙思思滾蛋算了,以免再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虞笙趴在食堂的長桌上,無聊地滑動著手機屏幕。

  周圍的同事歡聲笑語,忙著參與即將開始的包餃子活動,而她興致缺缺。

  就在這時,司南走了過來,他微笑著坐在虞笙的對面,關切地問道:“怎么了?看你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是不是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

  虞笙輕輕搖頭,“沒有啊,坐著偷懶。”說著對著司南嘿嘿的笑了出來。

  司南看到虞笙臉上的笑意,愣了一下,他很快回神,故作輕松開口。

  “我看你無聊的已經開始長蘑菇了,去和大家包餃子吧。”

  虞笙扭頭看向食堂的打飯窗口,那里已經圍滿了人,她無奈地嘆了口氣:“算了,已經沒有我的位置了,我還是不去添亂了。”

  話音剛落,虞笙的視線突然落在了食堂的門口。

  一個熟悉的身影陰沉著臉走了進來。

  虞笙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她揉了揉眼睛,再次睜開時,那個男人已經矗立在她的面前。

  他的神情冷峻,只是輕輕一掃,就讓虞笙感到了壓力。

  司南也認出了他,那是之前在孟青辦公室與虞笙接吻的男人,孟青曾向他透露過,這個男人就是公司的大老板,江格致。

  司南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他怕自己被誤會,趕緊站起來,慌張的開口:“江總。”

  江格致神色淡漠的嗯了一聲。

  司南趕緊找個借口溜之大吉。

  虞笙還處于震驚的狀態。

  司南竟然認識江格致,這倒是讓她有些意外。

  虞笙看向眼前的男人,有些驚訝的開口:“三叔,你怎么過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