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這么好的男人就不是她的爸爸呢?
想著這些,杳杳眼睛里忽然積滿了淚水。
豆大的淚珠在眼眶里來回晃動。
看著可憐又委屈。
宋宴辰見狀,立即關切道:“怎么了杳杳,是不是我們說話你不愛聽了。”
杳杳使勁搖頭,聲音里帶著鼻音:“沒有,就是家里好久沒有這么多人了,跟你們在一起我覺得好開心啊,不想跟外公在一起,他不是罵媽媽,就是罵我。”
聽到這句話,宋宴辰有些心疼地揉揉她的頭,柔聲安慰道:“不哭了,乖,以后叔叔經常帶佑佑過來,行不行?”
杳杳立即抹了一把眼淚,看著宋宴辰,一本正經道:“叔叔不許騙人。”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行不行?”
“嗯嗯,以后我就可以天天跟佑佑哥哥在一起了。”
四個人在一起吃得很開心,幾乎將飯菜全都吃完了。
直到陸聞舟打電話過來,宋宴辰才帶著小佑佑回家。
看到小佑佑很興奮的樣子,陸聞舟笑著將他抱起來,親了一下問道:“今天玩得很開心?”
小佑佑連連點頭:“很開心,我幫舅舅討老婆去了,只是他這個人很笨吶,我給他搭橋,他給我拆了,我給他鋪路,他給我刨了,我終于知道他為什么單身了。”
陸聞舟笑了一下說:“那就讓他單著好了,我們不要管他,你姑姑正在跟你媽媽視頻,剛才還找你來著。”
聽到姑姑找他,小佑佑立即拍著小手說:“我要去跟姑姑視頻,爸爸趕緊上樓。”
一天沒見到,陸聞舟很想他,他沒想到小佑佑這么快就適應了幼兒園生活。
而他還處在不適應的狀態,總覺得家里好像少點什么。
他將小佑佑抱在懷里,帶著他上樓。
喬伊正在跟陸晚檸科普懷孕事宜,看到小佑佑進來,立即朝著他招手。
“佑佑,姑姑想你了,快點過來。”
小佑佑立即爬上床,躺在喬伊懷里,看著手機上的陸晚檸,咧著小嘴說:“姑姑,我也好想你哇,小妹妹還好嗎?”
陸晚檸笑了一下問:“你怎么知道是小妹妹呢?”
“我猜的啊,姑姑你要相信,小孩子說話很準的哦。”
“好,姑姑借你吉言,要是能生一對才好呢。”
陸晚檸跟小佑佑聊了半天,感受到孩子的可愛和天真,她整顆心都要被融化了。
掛斷電話,她輕撫著小肚子,臉上帶著幸福。
“寶寶,你以后會不會也像哥哥這么可愛啊,媽媽好期待啊。”
話音剛落,祁安風塵仆仆走進來。
陸晚檸有些驚訝看著他:“你不是出差了,怎么回來了?”
祁安走到床邊,滿眼擔憂看著她:“威廉慕安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