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媽咪輕點虐渣爹又被你氣哭啦 > 第475章 薄瑾御又失憶了
  “阿瑾就在里面。”

  沈寧苒眼神冰冰冷冷,沒有說話,推開病房的門徑直走了進去。

  同一時間,薄明峻走到探視窗前,瞇起眸子,靜靜地觀察著里面。

  看到病床上的薄瑾御,沈寧苒眼神恍惚了一下,病床上的人面色沒什么異常,就是毫無動靜的躺在那里,看著依舊讓沈寧苒心驚。

  沈寧苒走過去,小心地掀開薄瑾御的被子,伸手仔仔細細地摸過薄瑾御的身體,他身上沒有受傷。

  她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伸手搭在薄瑾御的脈搏上,很努力地保持冷靜,仔細分辨。

  而就在這時,病床上的薄瑾御睜開了漆黑的雙眸,此刻他臉上的表情一片冰冷,第一眼首先看到的是站在病床旁的女人。

  猛地,他抽回被女人握住的手。

  沈寧苒一驚。

  外面的薄明峻也立刻瞇起眼睛,打起所有精神看著里面的人。

  沈寧苒看著病床上已經蘇醒的薄瑾御,她心里一喜,可她對上的那雙眸子卻異常冰冷地看著她。

  沈寧苒沒有發現,眼里閃爍著喜意,“薄瑾御,你終于……”

  “你是誰?”

  猛地,沈寧苒愣住,“你……”

  薄瑾御蹙緊眉,看著沈寧苒的目光里除了冰冷,只剩下疏離。

  那是沈寧苒看不懂的目光。

  “薄瑾御,你怎么了?”沈寧苒反應過來,著急地朝男人伸過手去。

  “別碰我。”

  男人厭惡地躲開了她的手,掃了眼自己被掀開的被子,目光更是冷得無以復加,“你是什么人?誰允許你出現在我身邊的?滾出去。”

  沈寧苒漂亮的眸子里滿是茫然。

  “薄瑾御,是我啊,我是沈寧苒!”

  薄瑾御似乎一點都不認識沈寧苒,聲音愈發冰冷,沒有一點耐心,“滾出去!”

  “我……”

  “不要讓我再說第三遍。”薄瑾御已經徹底失去了所有耐心。

  沈寧苒僵硬在原地,看著滿眼厭惡冰冷,不斷想要將她趕出去的男人。

  不只是沈寧苒,外面的薄明峻也是一臉懵地看著里面這一幕。

  不是說薄瑾御會變成傻子?但是薄瑾御這樣子哪里有半分傻樣。

  他好像只是不認識沈寧苒了!

  “你確定薄瑾御當時吃了那些飯菜?”

  薄明峻現在嚴重懷疑薄瑾御是裝的。

  “先生,我確定,我們的人當時就躲在門口,親眼看著薄瑾御把那些飯菜,一口一口吃下去,不可能有錯。”江錢百分百肯定地道。

  “那現在是怎么回事?他這樣子哪里有半分傻子的模樣?”薄明峻面色陰沉地繼續盯著里面的兩個人。

  “屬下不知,但是他好像忘記了沈寧苒,會不會是藥量不夠,所以才沒有達到預想的效果,畢竟這藥我們誰都沒有試過,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強的藥效。”

  薄明峻沉著臉繼續看著里面,他現在懷疑薄瑾御是裝的。

  沈寧苒從呆滯中抽回神來,看著薄瑾御的樣子,她也發現了不對勁。

  薄瑾御似乎不認識她了。

  就跟上次一樣!

  那冰冷厭惡的眼神,真的讓沈寧苒的心狠狠的往下沉了沉。

  見沈寧苒還待在他身邊沒有離開,薄瑾御直接冷聲朝外面喊了一句,“來人。”

  外面的薄明峻對著江錢揚了下下顎,“進去。”

  “是。”江錢立刻走進去,“大少爺。”

  薄瑾御見來人不是周臣,臉上滿是不悅,“你是誰?周臣去哪了?”

  江錢道:“大少爺,周特助有事沒過來,您有什么事直接吩咐我就行。”

  “把這個莫名其妙的女人趕出去!”他聲音極冷的命令。

  聽著薄瑾御的命令,江錢往沈寧苒的方向看了眼,然后目光挪回薄瑾御身上問,“大少爺,您確定嗎?她可是……”

  “可是什么?任由一個人出現在我身邊,你們就是這樣看門的?”

  江錢仔細地盯著薄瑾御,從他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端倪,于是他立刻轉身,用力地一把拽住沈寧苒的胳膊,想將人拽出去,“沈小姐,這里不歡迎你,請吧。”

  一個常年鍛煉,并且有身手的成年男人力氣是巨大的,沈寧苒被拽得踉蹌了一下,差點沒摔倒。

  外面的薄明峻此刻死死地盯著薄瑾御臉上的神色,妄圖從他的臉上看出什么端倪。

  可薄瑾御的臉色淡定如常,看著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差點摔倒在地,他冰冷的眼神里沒有一絲一毫的波動。

  薄明峻瞇了瞇眸子,派人去叫了醫生過來。

  沈寧苒看著薄瑾御,可直到她被拽出去,他都沒有再看她一眼。

  就好像真的不認識她了一般。

  “你們又給他用藥了是不是?”

  薄瑾御現在這情況,沈寧苒唯一想到的可能就是這個。

  他們又利用薄煙清給薄瑾御下了藥。

  薄明峻輕笑了一聲,“我可沒有,你可別冤枉我,聽說他暈倒的時候撞到了頭部,他頭部原本就有傷,也許是這個原因導致的呢。”

  沈寧苒怎么可能相信薄明峻這些鬼話。

  醫生很快過來給薄瑾御進行了檢查。

  結果是……“薄大少爺現在對過去的很多事情都失去了記憶。”

  薄明峻瞇起了眼睛,“是真的?那是什么原因導致的?”

  “原因不確定,但薄大少爺的腦部原本就有傷,有可能是他在暈倒時意外撞擊到了頭部傷口導致的。”

  薄明峻繼續問,“能治好嗎?”

  “他頭部的傷口自然能好,但是失憶要看他自己,也許隨著時間,或者哪件事情的刺激,他能想起來一些,但是否能全部想起來,我們也不能確定。”

  說完,醫生又交代了幾句才離開。

  沈寧苒聽完醫生這些話,心不斷地沉入谷底。

  她自己也是醫生,深知醫生這些話大多是安慰的話,一個人失憶后是有可能恢復記憶,但時間誰都說不準,也許是一年兩年,也許是一輩子……

  雖然醫生這樣說,但薄明峻太過于謹慎,依舊沒有完全相信。

  薄瑾御失憶了,忘記了很多事情,忘記了沈寧苒,也就是說沈寧苒對于此刻的薄瑾御來說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人了。

  他們若是想要利用動沈寧苒來對付薄瑾御將毫無意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