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凌總追妻有點甜 > 第4375章
一直到進了電梯,上了三十七樓,夜番都沒正眼瞧過她。
回到房間,夜番才轉身,聲音冷厲的開口,“這是我最后一次幫你,再想逃跑,你一定會死的很慘,別懷疑我的話!”
陳惜墨咬緊唇,眼淚涌上來,有一種無法言說的委屈感。
這個男人強暴了她,她恨他入骨,可是現在她又不得不依附他,被他訓斥也不敢說一句反駁的話。
最后她只垂眸掩飾住自己的軟弱,低聲道,“我沒想逃,只是想知道宋雨涵在哪。”
男人臉上露出幾分嘲諷,“自身難保,還想著救別人?”
陳惜墨臉色又白了幾分。
客廳一角有個小書房,男人沒再理她,進了書房去打電話了。
陳惜墨回到沙發上坐下,雙臂抱膝,目光呆呆的看著眼前的木幾。
在這個房間里,她哪里都不敢去,唯有沙發能給她一點安全感。
跑不了,也逃不了,沒有一點人身自由,她不知道未來等待她的是什么?
自從那天回來,夜番沒再碰她,繼續把她留在身邊也許是因為他給彭哥的那個理由。
他似乎對她沒什么興趣,甚至是討厭,所以他早晚也會將她送給別人,或者還給虹姐。
那個時候,虹姐會讓她做什么?
陳惜墨越想越惶恐,心里一片茫然。
夜番一整天都沒再出去,午飯和晚飯兩人各吃各的,吃完晚飯,夜番照舊回書房做事,一直到晚上十點出來,關燈睡覺。
他作息十分規律,有這樣的自律,大概才能成為一個冷血的殺手。
陳惜墨如是想著,也躺下睡著。
之前在家里她經常熬夜,追劇、刷短視頻、打游戲,晚上兩點之前根本睡不著,到了這里什么都不能做,反而早睡早起了。
像是、坐牢一樣!
*
她雖然不再擔心夜番會對她做什么,但依然對周圍的一切充滿了警惕。
所以,晚上她聽到動靜時第一時間醒過來,睜開眼睛,驚愕的看著窗戶正被一點點打開。
黑暗中,兩道人影從外面跳進來,身上還拴著繩子,手里拿著槍和短刀,悄無聲息的向著床走去。
夜番的仇家來尋仇了!
陳惜墨大氣不敢出,也沒提醒夜番,也許她也盼著有人殺了夜番,一同替她報仇!
酒店套房,客廳和臥房中間沒有門,是連接在一起的,所以陳惜墨可以清晰的看到臥室里的一切。
“砰!”
進來的人開了槍,另外一人緊隨其后,揮著手里的匕首向床上狠狠扎了下去,唯恐槍沒打中要害,迅速補刀。
那人將刀捅下去才發現不對,床上根本沒有人,隆起的被子下面是空的。
然而已經來不及后退,男人手腕被人抓住,隨即不受控制的向著他自己脖頸扎去。
“啊!”
深夜的慘叫聲極其凄厲,拿槍的人見同伴受傷,立刻對著夜番開槍,但是連接幾槍都沒打中。
陳惜墨緊緊擁著被子,瞪大眼睛看著幽暗的房間內,夜番從床的另外一邊縱身而起,一腳踹在持槍的人頭上,之后抓起男人的頭,向著堅硬的床頭柜撞下去!
他動作兇狠,出手狠辣無比,很快闖進來的兩個男人都被他解決掉!
同時門外響起雜亂的腳步聲,有人闖進來,房內也燈光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