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秦總最近可能比較忙。”顧元洲故意裝作什么都不知道。
秦慕禮笑了聲:“他是忙,太忙了,以后可能都沒機會聯系顧總了。”
顧元洲佯裝不解:“秦總此話怎講?”
“顧總是真不明白,還是裝糊涂?”
“抱歉秦總,我確實不太理解。”不確定什么情況,顧元洲不想過早表明態度,被秦慕禮逼著做選擇。
“沒關系,很快你就理解了,希望顧總能做出正確的選擇。”說完秦慕禮端起一杯酒:“也祝我們以后合作愉快。”
顧元洲與他干了一杯。
而后秦慕禮笑著離開,看著心情格外愉悅。
“哥,你繼續待著,我先走了。”顧芷熙打算先去弄清楚怎么回事,她不相信秦司堰會被秦慕禮取代。
知道她想做什么,顧元洲點了點頭:“去吧。”
經過一番調查打探后,顧芷熙確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秦司堰果然不在京城,他與古爾森家族的合作被秦慕禮強行終止,這一次他真的輸了。
因為季云蘇,因為一個女人讓自己落入如此境地。
身邊女助理喃喃道:“這秦總到底在想什么,明明不喜歡那個季云蘇,怎么會為她做到這種地步?現在怕是真的被困在C國回不來了。
小姐,秦慕禮恐怕很快就要讓您和少爺表明自己的態度和立場,您到時候怎么辦?要站在他那邊幫他嗎?”
顧芷熙臉色鐵青,沉默不語。
她當然不想幫秦慕禮,可他若真掌管了GE......她們便沒有選擇。
......
別墅里,秦司堰與季澤辰正在議事,臉色并不是很好。
因為無影代表暗夜集團投資了古爾森家族,目的很明顯,跟他們一樣為云蘇對付Y集團。
面對又一大勢力的投資,古爾森家族當然不會拒絕,并且熱情招待了無影。
“這家伙還是摻合進來了。”季澤辰語氣中滿是嫌棄。
秦司堰道:“你那邊怎么樣了?”
“都安排好了,放心吧。”
這時候宇文洛從外面進來,頷首道:“二爺,豐瑞那邊都已經安排好了,隨時可以調取資金。”
秦司堰:“古爾森家族那邊打過招呼了么?”
“打過了,他們說不相信那些亂七八糟的傳言,只相信二爺您,就算與GE的合作終止,您還是他們最重要的朋友。”
這種客套話,秦司堰只是聽聽而已,不會當真。
生意場上沒那么多友情,永恒的只有利益。
古爾森家族看重的只有利益,若他真失去一切,這些人絕不會再把他當朋友。
但他并不在意,因為他對古爾森家族也只有利用而已,利用他們打壓Y集團,甚至將Y集團瓦解。
當然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畢竟Y集團背后是C國的王室成員。
“你動用豐瑞的資金,古爾森家族大概率會猜出你就是豐瑞國際銀行的幕后老板。”季澤辰道。
秦司堰當然想到了:“無妨,知道了也好,他們會更加拼盡全力對付Y集團。”
“二爺。”宇文洛又道:“屬下還發現一件事。”
秦司堰:“什么?”
“北冥寒的妹妹也在C國,就是曾經出現在夫人身邊的那個女殺手,今天他們二人一起去了古爾森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