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覺醒至尊領主系統召大將換兵種金鳳鸞秦澤 > 第468章 這,便是我焱國
遠觀的百姓們瞪大著眼,看著此刻發生的事,陷入了深深的震撼之中。
洋人們來南港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在此期間,一些洋人也曾犯下過案子,輕一些的譬如吃喝不給錢,重些的便是強闖民房,抱走妙齡女子,或是酒醉打人,乃至于打死人。
但不論是大案小案,洋人們是不可能會受到懲處的,朝廷一向不管,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若是鬧得大了,他們甚至還會給報案人定下一個尋釁滋事的罪名。
這固然讓人憤懣不平,但又無可奈何。
人人皆知,“洋大人”們的命金貴啊,他們遠道而來,朝廷以上賓接待,又怎能讓他們在大乾出事呢,更別說失了性命這種大事。
也正因此,在得知本應出嫁洋人,即將讓大乾丟盡顏面的永寧郡主突然轉變,成為那義勇無雙的巾幗女俠時,百姓們才會那般為之動容。
敢于對這些不可一世的洋人們亮劍,這足以稱的上英雄。
因此在今日,他們才會聚集起來,試圖阻止這場處刑,希望能夠挽救這些英雄們的性命。
而現在,在這么多洋人們面前,這已將大乾改稱焱國的陛下,已經讓麾下這員勇猛無雙的武將直接一刀斬殺這大言不慚的洋人,這實在讓人為之振奮。
自登陸以來,他們先是讓洋人們下跪,行焱國之禮,現在則是直接以武力震懾,絲毫沒有畏懼這幫洋人的恐嚇,這般做法,讓圍觀眾人都情不自禁的挺起了胸膛。
他們只覺臉上有光。
能夠讓人挺起胸膛的,并不是一個由大乾改做焱國的名號,而是這強而有力的實力表現。
正如此刻這名威猛武將說的那句話:“不服的,盡管站起來!”
這也是他們的心聲,而后半句自不必多言,每一個人心中都有著同樣的答案。
“你看我殺不殺你!”百姓群中,一名年輕的農夫臉色潮紅,他目光火熱的看著那員武將,緊緊攥住了手中的鐮刀,他已代入到了那武將身上,情不自禁的說出了這句話。
豪氣頓生,是此刻由這一刀傳入到每一個百姓們心中的感受。
而這一刀斬過后,麥立瑞卻將剛抬起一寸的膝蓋悄悄放了下去。
臉色慘白的他看著眼前這位出手殺人一氣呵成的武將,心中的憤怒一霎時消弭無蹤,只剩快溢出體表的駭然。
其余的洋人們也不遑多讓,不論他們來自哪個國家,是強國還是弱國,是身份尊貴還是普通士兵,在如此簡單純粹的斬殺中,心中也只剩下驚恐。
一時之間,場間竟陷入了片刻的安靜,唯有那極低的倒吸涼氣聲。
費南多是匈利國皇室圣伊斯特家族的人,但這個顯赫的身份并沒有任何作用,至少在這位真武帝面前,他也不過是一想殺就殺的豬羊罷了。
洋人們中間,尚有不少匈利人,但此刻在戚繼光這如刀般銳利的眼神下,卻再無一人敢于發作。
秦澤雙手自然而垂,面無表情的看著這幫先前蠢蠢欲動的洋人們。
戚繼光說完這句話后,見洋人們不發一言,也無一人敢于起身,他將人頭往百姓們的方向用力擲去,大喊一句:
“哪位家中養了狗?給它享用吧!”
話音一落。
轟!
人群中爆發出雷鳴般的喝彩之聲!
“好!這才是我焱國!這才是我們該有的威嚴!”
“一幫砸碎來我焱國,怎敢犬吠!殺得好!”
一身著粗布衫的老漢往前狂奔而來,一把抄起那顆人頭,振聲道:“好!我家旺財有福了!哈哈!”
接著,他轉而朝著洋人們大喊道:“還有誰?!”
“還有誰不服!”
“站起來!我家里養了五條狗!怕是不夠吃呢!”
戚繼光瞇著眼,手中的長刀上沾染的血從刀尖一滴滴落地,他掃視著人群,此刻便是連抬起頭來的洋人也沒了。
突然,他一聲暴喝:
“還不給我們的圣上磕頭!”
似雷鳴之聲響徹在此地,洋人們渾身一顫,麥立瑞急忙磕了個響頭。
“嘭”!
這一聲是如此響亮,直磕得他額頭生疼,余下洋人們自然也是如此,一連串的磕頭聲隨之響起,比之前那不痛不癢的磕頭聲大了許多。
但戚繼光仍舊未收刀,他扭頭看向秦澤道:
“陛下,不知這磕頭聲可聽得清楚?”
秦澤嘴角微抿,頷首道:“嗯
話音一落,麥立瑞心中松了口氣,其余的洋人們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但不料,秦澤接著喊道:
“各位,不知你們可聽得見啊?”他對著遠處的百姓們喊道。
“聽不見啊,陛下!”
“完全聽不見!”
“他們在耍詐,這幫洋人壞得很!”
百姓們傳來呼聲。
“聽到沒有?都說聽不見
“那就磕再響一點,讓我的子民們,每一個,都能聽見你們的磕頭聲!”秦澤臉色一正,怒聲喝道。
聽到這聲怒喝,麥立瑞臉上再無一絲血色。
他已清楚的明白,在秦澤面前,自己這些人,真的連個屁都不是。
“嘭嘭嘭!”
響亮的磕頭聲再度響起,這么多的人一同磕頭,發出的聲音當真是如雷貫耳,他們賣力的磕著頭,震懾得大地似乎都在微微顫抖。
當九個頭全部磕完,無一例外,所有洋人皆已頭破血流,人人腦中皆是暈眩無比,甚至其中還有幾十個人已經倒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而此時,秦澤依舊沒有讓他們起身。
麥立瑞頭貼著地面,臉上滿是血污,他在深深吸氣,以減緩額頭的疼痛,但當聽到秦澤接下來的話后,他瞳孔緊縮,強烈的不安瞬間襲上心頭。
只聽秦澤說道:
“我改乾成焱,號真武帝,但登基以來卻一直在行軍打仗,自從出東海去扶桑后,更是未曾管過國內之事
“如今我剛從扶桑歸來,就看到咱們這里設立了如此高大的刑臺,還聚著這么多人,這可不太常見,想必定是出了樁驚天大案,不然不至于要弄得這么莊重
“作為一國之君,焱國出了驚天大案,我可不能不管不問
“各位,還請你們仔細的和我說說,這是一樁什么案子,犯人犯了什么罪,為何要在這么多人面前斬首示眾
“待我理清事實后,今日,我來親自監斬!”
話音落下,包括麥立瑞在內,所有洋人皆汗流浹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