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絕色妻子吳前林媛 > 第814章 又一朵奇葩
  只不過現在遇到了一些麻煩,但這個麻煩,也不是人家造成的,是我自己失誤。

  而且,我始終覺得,李金國沒有這么大的膽子,這個事的背后,肯定是有人支招的。

  篤篤篤!

  李珂剛出去一會兒,辦公室的門就被敲響了。

  來的人是鄭經。

  “大白天的干啥啊,我剛剛怎么聽到你辦公室里有吵架的聲音?”鄭經手里捏著一份文件,進門就抓起我桌上的零食吃著。

  我問道:“什么吵架?你啥事兒啊?”

  “好消息,眾城公司那邊準備放款了,但需要我們簽一個補充的合作協議,簽完后,錢就可以到賬了。”

  鄭經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說道。

  我掃了一眼,問道:“這個合作協議有陷阱?”

  鄭經把文件袋扔給我,說道:“當然了,何止是陷阱,這簡直是變相的侵吞資產。這個協議要求我們拿出盛大集團30%的股權作為質押,然后呢,他們只需要出前期最多一千個資金,后續的會分成幾輪來給完。問題是主動權在他們手里,他隨時都可以撤資。萬一我們港口碼頭項目到了關鍵節點,資金給我們停了,那就麻煩大了。”

  “不簽這個合作協議呢?”我又問道。

  鄭經道:“錢一分沒有,違約金八千萬。”

  我琢磨著,說道:“等于說,這筆錢我們借不借都是個坑,借了,那就是持續性虧錢,還要被人家掐著命脈,不借,白賠償八千萬,是這個意思嗎?”

  “對,你自己簽字的嘛偶像。”鄭經齜牙笑道。

  我踹了他一腳,罵道:“滾犢子,都什么時候,還有心思給我開玩笑呢?”

  “我看你挺淡定的啊,咋的,想到解決的辦法了嗎?”鄭經問道。

  “我壓根兒都沒考慮過這事兒,一個李金國,還不值得我出手。”

  我搖搖頭道。

  李金國的這個事,我還真沒放在心里,他在銀行的支行上班,有老婆孩子,坑了我,他以后還怎么在遼市混?

  再說了,我是那么好欺負的嗎?

  所以,我根本就不著急。

  鄭經詫異問道:“那你打算怎么辦?”

  我點了根煙,笑著說道:“不是有高市長在嗎?我這一天天的往他家小院子里跑,跟著他練太極拳,白練的啊?”

  聽到這話,鄭經頓時眼前一亮,說道:“哎,你還別說,你這個腦子就是靈活啊。港口碼頭的項目是高市長支持我們搞的,現在遇到了問題,他肯定要幫忙出面解決啊。銀行系統,也是要受到管制的。嗯,這個法子好。”

  鄭經說著,鄙視的瞥了我一眼,說道:“我說你丫的怎么這么淡定呢,原來早就想好了讓高市長出手啊,搞得我和老趙還緊張兮兮的。”

  “呵呵,你幫我約高市長吃飯吧,到時候你和老趙也一起去。”

  “行!”

  ...

  另一邊,胡亮中午又請了黃龍奇吃了一頓,到晚上的時候,又是按摩又是洗腳的,這才認識剛不到一天,已經花了小兩萬塊錢了。

  一家足道的包房里,胡亮和黃龍奇靠在沙發上,享受著小妹的按摩洗腳。

  “小亮啊,有個事我跟你說一下。就我一朋友啊,最近準備跑車,手里頭還差點錢,你看你手頭寬裕不?”

  黃龍奇假裝很隨意的說道。

  聽到這話,胡亮點了根煙,低頭沉默半晌后,說道:“龍哥,你的實力,我多少心里也有點數。我是個直腸子,就咱們哥們在這兒,我就有話直說了。”

  “這是當然,嗯,兄弟之間,咱們有什么不能說的。”黃龍奇道。

  “是這樣,錢呢,我手里頭有。但問題是,我這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我主要是靠我大哥。現在我大哥那個麻煩沒搞掉,你說,我不能白拿錢出來對吧?退一萬步說龍哥,這錢如果是你要,我肯定不廢話,但你朋友,這畢竟隔一層的。”

  胡亮很坦誠的說道。

  黃龍奇聽完,頓時豎起了大拇指,說道:“兄弟,你這話說得對。拿錢辦事,社會上混的,肯定要講個規矩。哥們情義歸情義,但事情是得辦的。你昨晚跟我說的那個事,我記在心里呢,你放心,我今晚就把他辦了。”

  “龍哥,你這么說我就安心了。來,掃碼,別的不說,這個事辦成了,我給你十萬。這兩萬,算是車馬費。”

  胡亮拿出了手機。

  “不不不,事情辦成了再說了。沒有不辦事先收錢的規矩,兄弟,你就瞧好吧,我保證幫你辦得妥妥當當的。”

  黃龍奇還真是個講究人,事情沒辦,堅決不收錢的。

  兩人洗腳按摩后,黃龍奇立馬去辦事了。

  沒辦法,他兜里渴啊。

  被抓進去兩年,還好老婆沒跑,這些年一個人打工掙錢養活老娘還有兒子,人都老了十歲。

  這剛放出來,家里一窮二百,到處都是需要錢的地方。

  不過,一個人,黃龍奇還真沒那么大的膽子,他眼睛滴溜溜轉,最后想到了自己在監獄里認識了一個朋友。

  這個朋友,倒不是故意傷害進去的,而是流氓罪。

  這家伙也是個奇葩,有天晚上自己看島國小電影看得入魔了,兜里沒錢,又找不到女人發泄,最后沒忍住,把隔壁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給強辦了。

  最后被判了個七年,在號子里,都快被人嘲笑死了。

  不過,這家伙是個狠人,能打,也抗打,在監獄里還真沒被人欺負過,黃龍奇也是因為跟他是老鄉,這才受到了不少照顧。

  ...

  晚上約了高市長吃飯,我,鄭經,趙建樹都到了。

  這次吃飯比較正式,主要這兩人都是我當初發家的合伙人,高市長的關系,不是我一個人的,所以也要介紹給他們認識。

  “高市長,司機我已經安排好了,今晚我們好好喝一場。”我說道。

  高市長連忙攔著道:“先不著急喝酒,你那個事,我打聽了一下,現在打電話問問結果。今天開一天會,都累死了,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要不然喝不了多少酒。”

  “行,那先吃飯,吃飽了再說。”

  “不,我打個電話。”

  高市長擺擺手,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道:“喂?你說什么?人消失了一天,不知道去哪了?他們的上級領導也不知道嗎?行,你幫我打電話問問。好,我知道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