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極品帝婿 > 第1299章
    秦月琴急忙把眼淚抹掉,“別亂說,我沒有哭,只是沙子進了眼睛。”

    “好好,二姐你沒有哭,只是沙子進了眼睛。”

    說著,秦月姣拉著陳凡和秦月琴的手,“你們沒事就好,我們幾姐妹終于可以團圓了,我們這就回家,我要買很多很多的鞭炮,鞭炮聲最少響一天。”

    “不!”

    陳凡和秦月琴異口同聲。

    “我不跟你們回去。”秦月琴的聲音幽幽的,她還是不能接受陳凡。

    “不能放鞭炮,我暫時也不能回去,只至不能這樣回去。”陳凡道。

    “二姐,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不想回去,我早就想到,可是”秦月姣滿臉不解地問陳凡,“家主,你又為什么不回去?”

    “為夫不僅不能回去,還不能‘活著’。”

    “大人說得對,大人現在不能活。”一旁的柏培然已經明白陳凡此話的含義。

    只有陳凡和秦月琴‘死了’,幕后黑手才會放松。

    陳凡和秦月琴是被抬著離開仙音坊的,身邊跟著一眾披麻戴孝,哭哭啼啼的陳府家人。

    陳凡的喪事,辦了三天,痛失愛卿的女帝,也連著三天沒有開朝,這是大慶開國以來,唯一一次文武百官連續休沐超過三天的。

    從朝堂到鄉野,大臣和百姓,各有悲傷與歡喜。

    擁護愛戴陳凡的人,傷心落淚。

    憎恨怨惱陳凡的人,興高采烈。

    尤其是策劃仙音坊事件的人,更是興奮到手舞足蹈。

    ‘入土為安'這天晚上,陳凡親自來到秦月琴的房間。

    秦月琴坐在床邊,見到陳凡既沒有歡迎,也沒有下逐客令,只是神色淡淡地坐在那。

    陳凡瞅了一眼秦月琴,就把眼神收回來,說實話,他有點不敢長時間注視秦月琴。

    秦月琴實在是太勾人了,她的神態明明是冷冷淡淡,可只要她在,過分妖嬈的身姿,卻依然能勾魂攝魄。

    陳凡暗暗感嘆,難怪當初原主不喜歡她,也難怪逍遙宮把她吸納進去。

    哪怕女多男少,那么性感勾魂的女子,也會讓男人趨之若鶩,原主無權無勢無錢,又怎么可能守得住這樣的女子。

    能讓男人神魂顛倒的女人,逍遙宮又怎么可能錯過?她就是一個大殺器。

    陳凡給自己倒了杯茶,一杯茶落肚才開口,“聽說你要走。”

    “嗯。”

    秦月琴的聲音輕輕的,可就是這一生沒有任何情緒的聲音,都能讓陳凡心里輕輕顫動。

    人性感就罷,連聲音都那么性感。

    “很遺憾地告訴你,作為這次殺男案的主謀之一,你不能離開,按大慶律法,你必須得到應有的懲治。”

    “我沒有殺人,更不是什么主謀之一。”秦月琴的聲音還是很平靜,妖嬈嫵媚的長相,沉著冷靜的性格。

    “所以”陳凡抬頭注視秦月琴,“這就是你被他們圍殺的原因?”

    陳凡說他是殺人犯,秦月琴情緒沒有波動,這一句卻讓牽動了她,他猛地抬頭看向陳凡,“你相信我?”

    陳凡很肯定地道,“相信呀!”

    秦月琴目光一直落在陳凡臉上,久久不離去,就是想從陳凡身上看到破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