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古代我和贅婿兄長互換身份 > 第518章 到底是誰,躲在暗處?

聽到皇后林菀的話。

在場的人仔細品品,就知道確實有蹊蹺。

其實這個蹊蹺,大家早就看出來了,只是沒有點破罷了,畢竟縱使要弄死兩個王爺,也不會在此地。

“按照林皇后所言,應該怎么處理這兩位王爺?”萬樹森忽然道。

“呵呵。”

“萬大人我只是陳述一個事實,畢竟我也差點因這些人而喪命。”

“但若讓我說,怎么處理兩位王爺?”

“我可不想惹上非議。”

“或許諸位也懷疑,這些人是我安排的吧。”

“畢竟死了兩個王爺,我兒燕王登頂的機會就又多了不少。”

林菀淡淡道,說完她就轉身離開回到了馬車里。

“兩位王爺。”

“林皇后所言也并非無的放矢。”

“你們出手的動機是有,你們也有了自證清白的證據。”

“暫且請兩位王爺暫時隨我去中都吧。”

萬樹森直言道。

“小王聽萬大人的。”漢王盛世杰恭敬道。

“小王是清白的,自然不怕去中都。”江王盛君臨也點了點頭。

萬樹森稍后看向候光耀。

“侯總兵,就先行回去吧。”萬樹森說完就轉身進了馬車里。

許元勝揮了揮手,隊伍開始收縮,把傷亡的兵士全部用擔架抬著,一個不落的到時候會送回青山縣。

隊伍開始往中都趕去。

“父親。”

“萬伯父不會也是怪罪我等了吧。”

侯天明苦笑道。

“湖漢行省沒有邊軍重鎮。”

“他們又是從江南行省離開的,侯家作為兩省唯一的邊軍重鎮,怎么可能脫的了關系。”

“哎,看來江南行省不能再如此散漫了。”

“一場戰事到結束,都沒有反應過來。”

候光耀輕嘆一聲道。

此刻在馬車里的許元勝和萬樹森。

“元勝有看出什么了嗎?”萬樹森突然道。

“大概率不會是漢王做的,他的疑點太大了。”

“只要不傻,就不會如此找死。”

“當然也可能是反其道而為之。”

……

“至于江王盛君臨。”

“若真的一切都是偽裝,那他藏的太深了。”

……

“至于林菀。”

“我總感覺這個女人,不會在這個時候出手。”

“雖然她對老師的脅迫是有恨意的,但做大事者,還不至于如此沉不住氣。”

許元勝沉聲道。

“大部分的俘虜都沒有審出個結果來。”

“能斷定這三四千的敵軍,絕對是老兵,大概率還有家人被脅迫,所以他們寧死不說。”

“不過我估計,他們的地位太低,也說不出個真正的結果。”

萬樹森沉吟道。

“只要能抓住唐淵,或許會有意外之喜。”許元勝開口道。

“希望你的人能快一步。”

“唐淵這個老陰貨,我當年和他合作多年,是有野心的人,只不過手段上過于陰狠,有些上不了臺面,也注定了沒有真正的頂層愿意和他結交。”

“不過現在這個局勢下。”

“他倒是有機會。”

萬樹森點了點頭道。

對于兩位王爺以及林菀,不是不繼續審,是暫時線索就擺在這里了,需要時間慢慢的探究。

至于候光耀和侯天明父子兩人。

許元勝沒有點向他們。

是給萬樹森一個面子。

萬樹森肯定也會查的。

差點就死了。

還是在眼下南方朝廷籌備到最后節骨眼的時候,任誰都不會放棄任何一個潛在威脅的。

等到了傍晚時。

才是趕到了湖漢行省的中樞漢陽城。

此刻在城外中都已經清晰可見,一個巨大的宮殿群出落出一定的規模來了,許元勝沒有去過京城,但看眼下的宮殿群,卻也不俗了。

“堂兄無礙吧。”這個時候湖漢行省布政使大人陳博彥,在城門口等待的。

“有驚無險,多虧了遠勝。”萬樹森搖了搖頭,頗為審視的看了一眼陳博彥。

陳博彥注意到了。

“堂兄該不會是懷疑我吧。”

“我雖然支持漢王,也想在權勢上更進一步。”

“但我何曾不知,哪怕漢王登頂,這南方也非他說的算。”

“退一萬步而言,縱使堂兄不在了,萬家肯定還會再出一個人主持大局。”

“我豈會做那無用功。”

“從私心來說,有堂兄在,我陳博彥在南方朝廷才算是個人物,換成萬家其他人,怕我也坐不穩這湖漢行省布政使的位置,也斷然不會自掘墳墓。”

陳博彥沒有藏著掖著,而是當眾直言。

“博彥想多了。”

“我又怎么會懷疑你。”

萬樹森呵呵一笑,上前挽著陳博彥的胳膊,拍了拍他的手背真誠道。

“我得到消息后。”

“就提前在這里等堂兄,就是不想其中有隔夜的誤會。”

陳博彥鄭重道。

就在這個時候,湖漢行省都指揮使袁武以及按察使徐嵩也趕了過來。

看到萬樹森無恙。

才都是松了一口氣。

串聯南方朝廷的關鍵人物,若是突然身隕,那可就是大麻煩了。

就在這個時候,皇后林菀以及燕王盛林,以及另外的漢王和江王也都紛紛下了車,走了過來。

“老臣見過皇后。”

“見過燕王,漢王,江王。”

袁武的目光最終停留在皇后林菀的身上,目光中一閃而過的惆悵,回憶和一抹莫名的情緒,旋即見禮。

其他人也都紛紛見禮。

“眾卿家平身。”

皇后林菀開口道。

稍后眾人進了城。

目光則是多數停留在了中都的位置。

是近乎承攬了整個漢陽城最核心位置的一片區域里,矗立著一座宮殿群。

這次直接前往了中都所在。

等眾人過了一道城門后,熙攘的外面就完全隔絕了。

里面甚是安靜。

除了還有一些匠人還在那里修葺。

“博彥,辛苦了。”萬樹森點了點頭。

“都是按照曾經中都的圖紙加上效仿于京城的一些特性,進行建設的,還好準備工作有提前安排,才能盡快修葺完善。”陳博彥說道。

“后宮完善了嗎?”萬樹森問了一句。

“后宮的偏殿已經落成。”陳博彥道。

“林皇后就先移駕后宮偏殿吧。”萬樹森道。

林菀冷哼了一聲,偏殿?

從她入京城,就被封為貴妃,當時皇后已不在,她就坐鎮中宮了。

不過也沒有多說什么。

眾人一起去了后宮偏殿。

堪為大不敬。

不過這個時候皇上都沒有立,誰也沒有計較這個。

等到了后宮偏殿里。

“派人去把我們帶的東西帶來,把這里布置好了。”林菀看著簡陋的宮殿,蹙眉吩咐身邊的太監道。

“奴婢這就去安排。”老太監恭敬道。

“博彥,皇后有什么需要的,要想辦法盡快籌備好。”

“另外遠勝此地派兵守好了。”

“不要讓其他人打擾了皇后。”

萬樹森直接看向陳博彥和許元勝。

陳博彥和許元勝皆是點頭。

“老袁,走了。”萬樹森看了一眼從進來后,就不發一言的袁武。

袁武最終點了點頭。

“袁卿家,如果不急的話,不如聊上兩句。”忽然林菀開口道。

“那就一起。”萬樹森沒有再提走的意思。

“我乏了,你們去吧。”林菀臉一沉。

“林皇后,早點休息。”萬樹森走過去拉著袁武,就是朝著外面走過去,眼神則是看向了許元勝。

許元勝點了點頭,走出去之后立即讓侯坤派兵守好了此地。

絕不能讓袁武和皇后搭上線,畢竟皇后可謂是早年間袁武朝思暮想過的女人。

雖說皇后年齡不小了。

但有些事講的是感覺,也并不完全局限于年齡。

依林菀的心機,不得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