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特管局可以利用一些特殊手段來創造一些方寸天地。

那么是否意味著這些天地本身也可能會孕育出一些生命。

最早提出這個問題的是八百年前的一位高人。

他并沒有什么戰斗的能力,卻潛心鉆研著對方寸天地的建造。

和當時的墨家傳人致力于打造界域敕令不同。

他想的是如果能創造出一個將所有異類都驅逐出人類世界的天地,那么是否可以還這個世界一片朗朗乾坤。

懷著這種想法他依靠著自身對界域力量的研究找到了當時的朝廷。

當時的朝廷正面臨兵匪和邪祟雙重的壓力,朝政搖搖欲墜。

其中一名將軍對這位高人提出的建議很有興趣,但他并不想將所有異類都驅逐出這個世界。

反而是想讓這位高人創造出一片可以束縛異類的天地,在這天地之中。

人類可以隨心所欲汲取異類的力量并強化自身。

這樣一來王權將會永固,王朝也將永恒。

但他明白這位高人如果知曉其意圖,勢必不會相助于己,于是他假意同意這位高人的報復,幫助他建立了初代的降妖司。

而后這位將軍徐徐圖之,籠絡降妖司所招募的各類人才。

很快降妖司就分成了兩派。

一派表示將異類驅逐出這個世界,一派表示要奴役異類為己所用。

但無論是哪一派,都不打算給異類任何活路。

兩派之間的斗爭導致第一次降妖司的建立僅僅持續了七年不到,諷刺的是隨著降妖司的落寞,無數異類崛起。

那些傳說中的生物與叛軍給了這個搖搖欲墜的盛世王朝最致命的一刀。

.......

陰暗的房間內。

幾人都默默地聆聽著少女所講述的“故事”。

最后一人有些聽不下去了,他冷冷地問道:“所以呢,你把我們叫來,就是為了給我們講華夏特管局的歷史?”

少女起身,身形靈動俏皮地踩在了桌子上,他看著這名身披白袍,身材消瘦,甚至有些憔悴病態的男人。

“別著急嘛,這位大人~話總得有個頭啊,我思索再三,用這種方式起頭是最好的~”

“莫里亞蒂,你到底讓我們來做什么。”

戴著兜帽的女人也冷冷地問道,她的臉上布滿了血色紋路,雖然相貌精致,但卻有著一雙野獸的爪子。

莫里亞蒂站在昏暗的會議室中,環顧四周,審視著這些自己費盡心思說服并聚集起來的危險人物。

他們中的每一個,都擁有著足以顛覆世界的力量,每一個都是各自領域中的傳奇。

第一個發言的男人,是那個曾經引發了肆虐歐洲的黑死病的原罪,疫病的化身,天啟四騎士中的白馬騎士——瘟疫。

他的聲音沙啞而低沉,帶著一種令人不寒而栗的寒意。

“可是我并不想和這種骯臟惡臭的老鼠呆在一起。”

獸形的女人瞥了一眼瘟疫,表情中透露出明顯的厭惡。她的聲音尖銳,帶著一種野性的威脅。

“和他呆在一個房間讓我感覺惡心。”女人的話語中充滿了對瘟疫的不屑和鄙視。

瘟疫并沒有因為女人的話語而生氣,他只是輕輕地咳嗽了兩聲,然后帶著一種近乎病態的愧疚,朝著女人微微點頭致歉:“我很抱歉,赫卡忒女士......我會盡量離您遠一些。”

赫卡忒咂了咂嘴,顯然對瘟疫的道歉并不買賬。就在這時候,房間中響起了一陣陰冷可怖的笑聲。

眾人的目光不約而同地轉向了發出聲音的陰影,只見一名縮在陰影中的男人正在捂著嘴,癡癡地笑著。

“......洛基,你發什么神經。”赫卡忒有些不滿地看著詭計之神,眼神中透射出一絲不滿。

“不,沒有,我只是......想起了我的那幾個孩子現在正在拼盡全力阻擋不可避免的諸神黃昏,我就有些憋不住了。”

洛基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戲謔,一絲瘋狂。

“對自己的孩子見死不救,很好,又讓我多了一個想要離開這個房間的理由。”

赫卡忒冷冷的回應。

“哎呀,請各位來不是讓各位互相看不順眼的~”

莫里亞蒂趕緊出聲,試圖主持局面,她的聲音帶著一絲俏皮,卻又讓人有一種不容忽視的力量。

“其實剛才和大家說的那些開場白,是想告訴大家,其實人類在這八百年間,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奴役異類的想法,很諷刺的是,華夏特管局就算現在是全世界最強大的特管局,但他們內部的那兩派系依然存在。”

莫里亞蒂的話語中帶著一絲諷刺,一絲不屑。

她微微抬手打了個響指,她身后的一塊幕布上投影出了兩個人的照片。

其中一張照片是被冰封起來的零號實驗體,另一張照片則是不知道什么時候被偷拍到的李牧寒。

“......”而一直在角落里沒有說話的女孩兒微微抬起頭,從兜帽之中所顯現出的那雙猩紅色眼眸在看到李牧寒和李玲安的時候,微微閃爍了一下。

“這兩人誰啊?”

赫卡忒不耐煩地問道。

“這孩子的代號是零號,屬于生物工程實驗的一具實驗體,而在她的體內存在著一方天地,這方天地完全就是按照那位高人所想打造而成,所有被放逐進她身體里的異類,如果得不到其主人同意便再也無法踏足人類的世界。”

莫里亞蒂解釋道,而后莫里亞蒂又看向了李牧寒的照片。

“這一位就更有趣了,李牧寒先生,現華夏天海市特管局第七小隊的隊長,其真實身份無從考據,但我可以保證,他絕不是普通的人類,而在他的體內同樣有著一方天地,是聚集華夏八百年力量所凝聚出的一座異類監獄,凡是被放逐進她身體內的一類都會成為其階下囚。”

瘟疫看著兩人的照片,略微咳嗽了幾聲:“......恕我直言,我并不相信人類能打造出囚禁滅世級異類的監獄。”

赫卡忒也不屑地冷笑一聲,她靠坐在椅子上,看著莫里亞蒂說道:“你拿我們尋開心呢?人類在面對滅世級異類的時候是完全無力抵抗的,現在華夏特管局之所以強,是因為那幾個老東西都不是人類,要真換了特管局的普通戰斗人員,你讓他們和滅世級異類打打試試?”

莫里亞蒂沒有急于辯解,她反而是將目光看向了一直沒說話的那名兜帽女孩兒。

“我想這一點,您已經親眼見證過了吧......夏葛瑞絲女士。”

被叫到名字的女孩兒百無聊賴地抬起頭,看了一眼李牧寒的照片,而后發出一陣輕笑,什么話也沒說。

她的態度中帶著一種輕蔑,一種不屑。

而這時候,洛基走到眾人面前說道。

“各位,我想,還是不要太小看人類,雖然人類的生命短暫且弱小,但他們的創造力卻是無窮無盡的,還記得普羅米修斯嗎。”

普羅米修斯,一度是這些被世界特管局通緝的異類的心頭大患。

尤其是瘟疫。

光是聽到這個名字都會心生怨恨。

這臺怪物一樣的機械體可以說是在短時間內就解析出了天啟四騎士的所有內核,并且進行重構,而后將他們的弱點和對抗手段全都告訴了人類。

所以在十年前的那場大戰中,瘟疫的另外三個兄弟才會被人類所擒殺。

普羅米修斯的強大不僅僅體現在算力,還有那種絕對的理性以及對數據空間的掌控。

而現在,普羅米修斯被毀滅了,做到了這一點的正是這名突然出現的叫莫里亞蒂的異類。

她將這些被通緝的異類聚集在一起,并表示自己會在五年之內徹底摧毀普羅米修斯。

誰也沒有把她的話當一回事,但現在,普羅米修斯真的毀了。雖然莫里亞蒂最后并沒有搶奪到普羅米修斯的算力和數據空間的掌控權。

但她的確是幫助這些危險異類除掉了一個心頭大患。這也是他們為何愿意再次被莫里亞蒂召集的原因。

當然,夏葛瑞絲除外。

她來到這里完全是為了另一個人,那個自始至終都坐在主位上的金發男人。

帕雷安,現任世界聯合特管局科學理事會的副會長。

也是名副其實的人類叛徒。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他卻掌握著自己最想要的信息。

自己那位不稱職的丈夫伊萊亞斯的下落。

至于人類和異類的爭斗,夏葛瑞絲并不感興趣。

“所以呢,我們還是不知道,今天聚集在這里的理由是什么。”

赫卡忒打破了沉默說道。

會議室內一片凝重的沉默,周遭的氣氛宛如凝固住一般。

眾人的目光或警惕、或思索,都集中在那位俏皮靈動的少女身上。

莫里亞蒂環視四周,嘴角掛著一絲意味深長的微笑。

她輕盈地躍下桌子,裙擺飄動間透出一股天真無邪,卻又暗藏危險的氣息。

“那么接下來,就讓我們的人類叛徒來給大家解釋吧~”

在她的引導下,眾人將目光看向了那位金發男人。

帕雷安慢慢起身,先是向所有人鞠了一躬,而后說道。

“我希望,各位能進入華夏國,將這兩人給搶過來。”

“啊?”

赫卡忒有些不理解:“去華夏國搶人?你確定?華夏可不是啥無主之地,那里存在著的神絕對不會對我們的行為視若無睹。”

“雖然我承認,我對這兩人有興趣,但公然去華夏國搶人,無異于是一種找死的行為。”洛基笑著說道。

“.......這并不是什么好主意。”瘟疫說道。

\"各位,我并非在說笑。\"帕雷安的聲音帶著不容置疑的力度,\"人類確實已經掌握了創造囚禁滅世級異類的技術,而這兩個實驗體,就是最好的證明,也許你們還不知道。\"

他接下來說出的話,讓所有人都有些震驚了。

“巴爾、路西法,莉莉絲,巴弗滅等一眾滅世級的異類已經存在于那名叫李牧寒的人類身體里,他的力量正在一天天成長下去,想一想,如果他真的完全掌握了身體里所有異類的力量,到那時候,這世界還有你們的容身之地嗎?”

瘟疫和赫卡忒對視一眼,眼中閃過一絲疑慮。

洛基則是饒有興致地笑了笑,似乎對這個話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如果真的照你所說,那么擺在我們眼前的就只有兩條路。”

赫卡忒看著帕雷安說道:“死,或者進入到那兩座監獄之中。”

\"沒錯。\"莫里亞蒂贊同地點頭,\"所以,我的提議是拿下這兩人,只要我們得到了他們,就有可能掌握這兩座監獄的秘密,到時候......主宰這個世界的,將會是在座的各位。”

\"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洛基若有所思地撫摸著下巴,\"想要對付特管局,我們需要更多的籌碼和力量。\"

莫里亞蒂環視著眾人,眼中閃爍著狡黠的光芒。

她知道,要想實現目標,光憑這些異類還遠遠不夠。他們需要更多的力量,更多的籌碼。

“幸運的是,我們并不用和整個華夏特管局作對,就像我最開始說的,華夏特管局并非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團結,而我......剛好在華夏特管局的內部,有那么一些‘朋友’。”

見眾人都有興趣,莫里亞蒂繼續笑著說道:“最近華夏特管局有一個特別有意思的活動,而這次活動,會成為我們動手的絕佳機會,屆時李牧寒和幾個最強戰力都會前往平京市的中心體育館,而留在天海市特管局的零號實驗體將處于孤立無援的狀態,我們可以先從她下手。”

瘟疫沉默片刻,突然咳嗽了兩聲:\"我加入。如果真能讓人類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

洛基輕笑了幾聲也說道:“很有意思,如果真的可以得到這種力量,想必我的那些孩子們也不必再去糾結什么諸神黃昏了。”

赫卡忒有些不爽地咂了咂嘴:“雖然我很不想和你們幾個合作,但是.......”她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殘忍的笑容:“但是我喜歡看到生靈涂炭,我加入。”

只有角落的夏葛瑞絲一言不發,她默默地看著這些瘋子們策劃著一切,絲毫不避諱她的存在,她便知道自己或許可以殺掉他們所有人,但卻無法阻止那個叫莫里亞蒂的異類的計劃。

她或許是夏葛瑞絲見到過的最危險的異類。

眾人紛紛點頭,神情凝重而堅定。他們知道,這場豪賭的籌碼是他們的未來,容不得半點差池。

莫里亞蒂最后環視一周,目光在每個人臉上掠過,最后定格在了帕雷安的身上。

兩人相視一笑,似乎都有著各自的計劃。

真是個愚蠢又瘋狂的世界啊。

這些孩子們就和我指導過的所有罪犯一樣。

他們有著力量,有著犯罪的條件,但卻像無頭蒼蠅一樣毫無章法。

如果自己可以加以引導,這些可愛的瘋子一定能發揮出自己最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