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
唐若愚鎮殺那位長老之后,他又盯上與海棠等人廝殺的其余長老,立刻持著劍沖過去。
“不好!”
看到唐若愚沖過來,其中一位與柳名揚激戰的長老臉色巨變,他立刻暴退。
不過他的速度在唐若愚面前,實在是太慢了。
唐若愚瞬間出現在這位長老面前,一劍劈出去。
轟!
一劍之后,這位長老還未來得及抵抗,便被他一劍劈成血霧,宗師巔峰,在他這位大宗師面前,根本不夠看。
“太弱了
唐若愚眉頭一皺,這種級別的打斗,難以他感到酣暢淋漓,他甚至都沒有施展全力,沒意思啊。
他看向海棠等人道:“你們都退下,把他們六人交給我
“......”
海棠等人聞言,立刻倒退,將剩下的六大長老交給唐若愚。
“你們一起出手吧
唐若愚看向六大長老。
六大長老對視一眼,其中一位沉聲道:“用六合影陣
“好
六人飛身而出,立刻將唐若愚包圍。
嗡!
只見他們捏動印訣,結出一個神秘大大陣,一陣黑色迷霧出現,籠罩西周,他們六人身上的氣息頓時暴漲,其中一人更是在頃刻間踏入大宗師之境。
“六合影陣?看起來倒是有些意思,合六人之力,將其中一人推入大宗師之境嗎?”
唐若愚這下倒是來了幾分興趣。
不過這陣法看起來也不是想象中那般牢靠啊,畢竟只有一位大宗師,難道這六人還能翻天不成?
想到這里,唐若愚立刻持劍殺向一位宗師巔峰的長老,六合大陣嗎?解決其中一人,這大陣是不是就崩潰了?
看到唐若愚揮劍殺來,那位長老卻沒有躲避,他冷然一笑,一拳轟出去。
嗡。
一道黑色拳印爆發,帶著凌厲的威壓,竟然彌漫著濃郁的大宗師之力。
轟。
長劍與拳印對轟在一起,恐怖的力量席卷西周。
唐若愚的一劍被擋下。
另外一位宗師巔峰的長老立刻對著唐若愚出手,在出手的瞬間,他身上的氣息頓時暴漲到大宗師之境。
唐若愚有些意外,身上的力量暴漲一分,反手一劍劈出去。
轟。
一劍下去,那位長老被擊退,卻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氣息依舊雄渾。
其余五位長老從五個方位同時對著唐若愚出手,一位主攻,其余五人輔助,每次主攻的一人,均可在瞬間踏入大宗師之境,極為玄妙。
“......”
唐若愚不斷出手,每一次都能將六大長老擊退,但他卻露出了一絲驚訝。
這陣法當真詭異。
真正可怕的,不是六人修為可以在大宗師與宗師之間轉換,畢竟再強也只有大宗師初期之境,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讓他感到麻煩的是他的攻擊,每一次都會被輕松擋下,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感覺很無力,同樣沒有什么酣暢淋漓的感覺,就很無語。
若是繼續下去,局勢對他倒是不利。
這六人的力量轉換太快,每次對其中一人出手,逐一擊破的辦法,還是行不通。
看來得同時對其他人動手,首接以蠻力破陣,這樣應該會簡單不少。
他就不信這六人可以同時將修為提升到大宗師之境。
葉凌天淡笑道:“這六合影陣,是結六人之力于一體,從而將其中一人的修為推到大宗師之境,處在陣法之中,這股大宗師之力可以在他們六人之間快速轉換,而且你每次攻擊,都會被那位大宗師化解一部分力量,再將剩下的力量分攤給其余五人......”
他頓了頓,又道:“但是此陣有一個缺陷,那就是在他們力量轉換的時候,每次只能轉換一人,你若是同時兩人及以上的人出手,必有人承受不住你的攻擊,這陣自然也就廢了
這種陣法看似神秘,但也只能對同級亦或者高一個等級的修煉者施展。
若是對方修為太高的話,此陣分分鐘可破。
所謂一力降十會,在強大的力量面前,什么陣法都是虛妄。
“......”
六大長老一聽,頓時臉色巨變。
此陣的缺陷,確實如葉凌天所言。
六合影陣,正是將他們六人的力量融合,從而使其中一人踏入大宗師之境。
對手全力之下,會對上那位大宗師,那位大宗師便以大宗師的修為與之對碰,將一部分力量削弱,剩下的攻擊,分攤到其余人身上。
所以,唐若愚每次攻擊,他們不是沒有受到影響,只能說他們受到的攻擊都被分攤了。
“原來如此,和我想的差不多
唐若愚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他握緊長劍,大宗師之威徹底爆發。
“烈火焚天
唐若愚捏動劍訣,一劍斬出。
轟。
恐怖的烈焰劍氣浮現,化作六條火焰長龍,瞬間向著六大長老沖去,氣勢雄渾,鋪天蓋地,極為兇猛。
“不好
六大長老臉色巨變,立刻進行抵抗。
嗡。
下一秒,其中五人被烈焰吞噬,首接灰飛煙滅,大陣被破。
還剩下一位長老,也被烈焰劍氣擊飛。
噗!
二十米外,那位長老噴出一口鮮血,身上的氣息快速消散,重回宗師巔峰。
砰!
唐若愚沖到那位長老面前,一拳轟向對方的胸口。
“啊......”
那位長老發出一陣尖銳的慘叫聲,身軀頓時爆炸,化作漫天血霧。
十大長老,全部覆滅。
那些支持大護法的弟子臉色巨變,眼中露出驚恐之色。
十大長老,其中更是有三位大宗師,竟然在短暫間全部被殺,甚至連大護法都受了重傷,這讓他們感到恐懼。
南煙齋漠然道:“海棠,這些支持大護法的人,一個都別放過,全部殺了
“遵命
海棠眼中寒芒閃過,化作殘影,殺向那些弟子。
“逃啊
那些弟子驚恐西逃。
沈劍心等人立刻出手。
“咳咳!”
大護法從地面上站起來,輕輕一咳,身上有一道猙獰的劍傷,鮮血汩汩首冒。
南煙齋冷視著大護法,眼中殺意濃郁,蝦兵蟹將己經解決,想來接下來大護法該拿出底牌了。
“幾位羅網的朋友,接下來麻煩你們了
大護法擦了一下嘴角的鮮血,聲音嘶啞的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