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成七零大佬的嬌寵小辣妻周書瑜林少珩 > 第639章 他們的算計
  “那你們官方還挺好的呢。”周書瑜敷衍地夸贊了句,伸手就要去拿那張支票。

  可利昂卻縮了下手,沒有讓她拿到。

  “你什么意思?”周書瑜的神色立刻冷了下來。

  利昂卻不緊不慢地道:“這張支票我給了你,但你也得給我寫張收條,不然我不好向上面的領導交代。”

  “行。”周書瑜也沒有覺得這是什么大問題,直接應給答應下來了。

  不過她并沒有用利昂給的筆和信紙,生怕他們給自己準備了些什么帶坑的東西。

  所以她又回房間,拿上了自己慣用的筆和本子。

  利昂在邊上道:“周小姐,你還得寫上這次的支票要是再搞丟了,我們米國可就不負責賠償了。之前的籌碼是因為太占地方,所以你沒有帶在身上,但現在只是一張輕飄飄的支票,還希望你能隨身攜帶。”

  “知道。”周書瑜答應的特別爽快。

  畢竟她也從來沒有打算,利用同一個東西敲詐這些米國人兩輪。

  用華語和英文都寫了遍,周書瑜和林少珩一起確認無誤后,這才交給了利昂。

  利昂仔細看了眼,也沒發現任何問題后,兩邊這才摁下了手印。

  周書瑜雙手握著她那張支票,興奮的就差沒有親上兩口了。

  賺錢固然讓人開心,但可以狠狠的敲米國一筆,就這么不勞而獲,才是更讓人身心愉悅的事。

  “好了,書瑜,你趕緊把這張支票收好吧,可不能再弄掉了。”蘇教授不放心地道。

  周書瑜點點頭,直接把支票放在了自己貼身的口袋里。

  但其實就是直接收進了空間。

  這么一大筆的錢,她自然是放到空間里才會覺得比較安全。

  至于這筆錢,剛剛她已經看過了。

  可以等回到華國后,讓衛小叔的部門幫著把錢轉進來。

  他們一行人很快收拾好,便一起出了房間。

  利昂和弗蘭克還在門口小聲抱怨,結果就被他們這動靜嚇了跳。

  看著他們一個個都穿戴整齊的模樣,兩人有些驚訝地問:“你們這是打算去哪?”

  “我們想去哈大看看我們華國的交換生,我們都這么幾天沒有看他們了,也不知道你們的人對他們好不好。”周書瑜特別不放心地道。

  那話就差沒有指著利昂和弗蘭克的鼻子說,懷疑他們米國人會趁機欺負他們華國的學生。

  可利昂和弗蘭克這次不僅沒有生氣,反而還特別開心。

  畢竟上次他們好不容易設下的局,哪知道周書瑜他們根本不上套,害得他們白白折騰。

  “好,那我們現在就去安排車。”利昂應了聲,就趕忙離開了。

  周書瑜他們一行人也懶得回去,直接一起出了房間把門給關上,然后坐另部電梯到了一樓。

  不過利昂準備車子的速度還是很快的。

  他們還沒在大廳的沙發上把屁股坐熱,車子就已經都準備好了。

  一行人就這么浩浩蕩蕩的去了哈大。

  哈大那邊的人顯然已經接到了消息。

  不僅早早的就等在了那,甚至連清大那些被扣住的學生這次也直接帶過來了。

  主要是上次他們故意晾了下周書瑜他們,結果什么事都沒有辦成。

  這次可沒有人再敢節外生枝。

  不過他們看到周書瑜一行人的時候,還是冷著臉問:“上次你們不是說要避嫌嗎?怎么這次又來了?”

  “上次是我們需要有人回去,把我們在米國的情況跟領導們詳細說明。但又怕你們懷疑我們偷偷傳遞了消息回去,所以才不能跟清大的學生接觸。但現在我們先回去的人已經到了,確定了我們并沒有帶消息回去,那我們自然可以想怎么接觸我們華國的學生,就怎么接觸了。”

  周書瑜微微揚起下巴,話說得特別理直氣壯。

  哈大的那些人聞言,偷偷在心里譏諷的嗤笑了聲。

  他們從頭到尾做的就是誣陷,哪里有什么可以傳遞的信息。

  之所以讓他們兩邊接觸,就是想把這件事跟他們這些研究人員都扯上關系。

  這樣就可以把他們多拖一段時間。

  現在全球都在關注著,華國過來參觀學習的他們,能否平安的回到華國。

  但只要找個合理的理由拖一拖,時間一長自然而然就沒有人關注了。

  “所以你們這次過來是打算細問下他們?”哈大的教授詢問。

  周書瑜點點頭,“對啊,我們還打算一起吃個晚飯,好好談談他們過來做交換生發生的其他事。畢竟你們上次來我們華國,可是有正兒八經比賽的,這次該不會什么都沒做吧?”

  “誰說我們什么都沒做!我們當然也是有比賽的!”哈大的教授立刻反駁。

  只是這次依舊跟上次一樣……

  不對,應該是說這次比上次更慘。

  上次他們的物理組還贏了。

  可這次三個實驗小組,他們全都是以慘敗收尾。

  想到他們這次準備了那么久。

  甚至連好幾個不能對外公布的技術都偷偷用上了,最后竟然還是這個結果,哈大的這些人就氣得牙都癢癢了。

  要知道這些清大的學生,之前不是在工作就是在種地,都沒有怎么好好學習。

  更何況華國現在的教育水平和科技力量,怎么可能教出這么多優秀的學生?

  “行吧,那你們就好好聊聊,我們就不做陪了。”哈大的教授因為想到那些事,這一開口聲音都冷得厲害。

  周書瑜他們也沒有在意這些人的態度,點了點頭。

  然后又道:“那我們可以讓他們帶我們在哈大里面逛逛嗎?”

  說實話,她兩輩子加起來也還沒有逛過哈大呢。

  準確點來說,兩輩子加起來,她這都是第一次來米國。

  對于不同的風影,周書瑜還是很感興趣的。

  他們聞言,立刻點了點頭,“行吧,那你們就慢慢逛。不過絕對不能出哈大的幾個校門,不然我們只能當你們是打算畏罪潛逃了。”

  周書瑜一行人表示知道后,哈大的那些人也不多做停留,立刻急匆匆地走了。

  顯然是巴不得多留點時間給他們,好讓他們的臟水能被更多的人認可。

  周書瑜收回視線,清大的那些學生和教授一個個都像是打了敗戰的公雞似的,低垂著腦袋。

  “你看看你們,怎么就跟精氣神都被人吸干了似的?不就是被潑了臟水嘛,我們想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就好了。”蘇教授笑呵呵地道。

  結果數學系的黃主任一聽,立刻搖了搖頭,“這次他們是故意涉及我們的,想要洗白太難了。你們還是別管我們了,省得連你們也被卷進來。”

  “事實上,這件事本就是針對我們來的,無論我們管不管你們,他們都一定會把這件事跟我們扯上關系。”蘇教授沉著聲,干脆把米國人的盤算都給說了出來。

  清大的交換生們聞言,一個個氣得臉都黑了。

  “他們怎么能這么壞!”

  “我還以為他們是因為我們上次和這次都贏了他們,所以才會故意給我們潑臟水呢。”

  蘇教授聽說他們這次又贏了,笑著道:“你們真得挺厲害的,我們華國以后就靠你們這些新星來照亮了。”

  結果那些人聽到他這么說,一個個都露出副特別不好意思的神色。

  甚至還有人偷偷看了眼周書瑜。

  這次他們也是提前了一個半月知道比賽的內容。

  但結過了上一次的事,這回誰都沒敢給周書瑜找不痛快。

  而且遇到了不懂的地方,別說他們了,甚至連他們的系主任和老師,都會特地跑去請教周書瑜。

  所以說他們這次能三場全勝,至少有一半的功勞那都得歸到周書瑜那。

  蘇教授他們看到這些學生這樣,立刻也明白了些什么。

  忍不住調侃,“看來我們小周顧問,還是很有當老師的天賦嘛。”

  “那我肯定不能全職當老師的,偶爾教個一兩節課還是可以的。”周書瑜也覺得她教學還是挺厲害的。

  主要是教一群聰明的學生特別簡單。

  只用把自己的一些知識點跟他們詳細的講遍,他們很快就能明白。

  不僅能學透不說,還能提出新的疑問跟她探討。

  “那等我們回去了以后,肯定每堂書瑜同學上的課,都要去聽的。”有人立刻笑著道。

  但也有人注意到了蘇教授剛剛的稱呼,有些詫異地道:“蘇教授,你怎么叫周同志是小周顧問啊?”

  “她是我們研究所的特別顧問。”蘇教授對于這種事也沒有藏著掖著。

  反正只是一個頭銜而已,也并沒有說周書瑜是做了什么研究,不打緊的。

  白紅惠聞言,不敢置信地看向周書瑜,“那你都已經是研究所的顧問了,怎么還來考大學啊?”

  “這不是研究所的人都是大學生或是留洋回來的高才生,我就想著跟大家持平下。”周書瑜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笑道。

  當然這只不過是其中一個原因。

  更重要的是她平時實在是太忙了,只要一在家里就會不自覺的想要多拿些東西出來。

  所以就想著每天在學校里上幾節課,還能放松下心情。

  她就算是再有異能,也不想像在末世里那般,時刻保持著高度緊繃運轉的腦袋。

  “學歷也不一定能說明什么,你這么厲害就該多做些研究。”秦聞一板一眼地道。

  周書瑜沒有接話,只是笑了笑。

  顯然并不贊同他的話。

  不過白紅惠隨即又很是好奇地問:“可書瑜你不是說不來米國嗎?怎么突然又在了?”

  “其實我不參加交換生主要是因為我已經有別的事要來米國了,沒辦法跟著你們一起在學校里進行比賽學習。”周書瑜解釋。

  清大的那些學生聞言,一個個都特別好奇他們這是有什么事,要特意跑來米國一趟。

  “好了,我們也不好一直在校園里溜達,要不找個地方坐坐,喝喝咖啡什么的?”周書瑜看時不時就有人從他們身邊經過,立刻提議。

  白紅惠聞言點點頭,“好啊,我剛好知道家人少,咖啡也還行的地方,就在學校里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