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成七零大佬的嬌寵小辣妻周書瑜林少珩 > 第638章 她的八百萬刀總算是敲到手了
  “這個閃存盤里有電磁,還有糖尿病的研究。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些別的東西,反正都特別重要,我們現在只需要把這些東西送回國,然后由那邊發布申明,公布我們的研究成果。只要最后比米國這邊的研究成果更強,那我們清大學生偷研究資料的誣陷就不攻自破了。”

  周書瑜說著,將那個移動閃存盤交到了蘇教授的手里。

  別說是后面的那些研究人員了,就連蘇教授聽到周書瑜這話都嚇了跳。

  “你們竟然已經研究出了這些東西?”

  “不是,你們來個米國,怎么能把這么重要的研究給帶在身上?萬一出被人知道,或是被偷了怎么辦?”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都想拎著周書瑜和林少珩的耳朵好好教育一番。

  這兩個孩子的膽子也實在是太大了。

  真要出了點什么事,那后果他們簡直是不敢想象。

  周書瑜卻無所謂地攤攤手,“沒事,反正這東西是有密碼的,要是沒輸入正確就會自毀。沒經過我們允許,誰拿走最后都會只得到個完全沒有用的廢物。”

  “我已經跟米國的人勾通好了,今晚上六點的飛機,符兆可以先行回國,進行工作上的述職。”蘇教授嚴肅地道。

  周書瑜聞言,目光越過眾人落在符兆身上。

  “符同志,那接下來就要麻煩你了,這個閃存盤要麻煩你想辦法帶回華國。”

  符兆聞言,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周小姐,你放心怠,我肯定會把東西平安送回國。”

  雖然他不是搞研究的,但剛剛那話里的意思,他還是能夠明白。

  這小小的盤子里不僅有米國那兩件研究更好的技術,同時還有一些其他比較重要的研究。

  這讓原本被安排先回國的符兆頓時覺得,自己肩膀上的擔子變得尤為重要。

  他把東西接過去后,仔細想了下,就回了房間。

  等過了十多分鐘,才重新回來。

  “我已經把東西藏好了,保證他們不會找到。”符兆道。

  周書瑜有些好奇地在他身上看了圈,但也沒有細想。

  反正她已經把東西交給符兆了,這剩下的工作就要靠他來完成了。

  想到這,周書瑜還用胳膊肘抵了抵林少珩。

  林少珩立刻走到符兆身邊,在他耳邊說了一串數字。

  這是移動閃存盤的密碼,同時也是周書瑜和林少珩兩個孩子的生日。

  符兆仔細把數字記下來后,鄭重地沖林少珩點了點頭。

  因為事情基本上應該是可以解決了,所以他們中午吃飯的氛圍顯得尤為輕松。

  他們甚至還多商量了兩個計劃。

  當然這兩個計劃并沒有周書瑜和林少珩的好,但也能當個備選方案。

  下午他們一起把符兆送去了機場。

  等人通過了安檢,周書瑜才特別不放心地道:“你回了華國,記得第一時間給我們來電話,好讓我們放心。”

  “我會的!”符兆點點頭。

  然后沖他們揮了揮手,便頭也不回地走了進去。

  利昂看著他們把人送走后,就一臉平靜的出了機場,總覺得這件事似乎有哪里不對。

  但他實在又想不到只是走個警衛員。

  而且任何資料都沒帶,也就是護照和兩身換洗的衣物而已。

  這應該不會對他們米國的計劃,產生任何影響吧?

  因為在檢查的時候沒有出任何幺蛾子,周書瑜他們還特別好心情的在外面吃了個晚飯。

  接下來的兩天,他們哪也沒去,就全都安安靜靜的呆在房間里。

  沒有任何的竊聽器,他們甚至還可以肆無忌憚討論著有關于航母的想法。

  周書瑜和林少珩并沒有參加他們熱火朝天的討論,兩個人的全部心思都在看電視上。

  當然除了看電視外,他們每天還會準時準點的去守著股市的波動消息。

  “你們這是對米國的股市也有興趣?”

  蘇教授結束完探討,看著周書瑜盤腿,靠坐在林少珩身邊,笑著詢問。

  上次在海港城,周書瑜也跑去炒股的事他是知道的。

  而且她不僅自己賺了,還帶著他們也大賺特賺了筆。

  周書瑜點點頭,“對啊,只要是我們華國還沒有的東西,我其實都很感興趣。可惜我現在都沒有錢了,要不然看著米國現在的股市這么好,我說什么都是要買一些的。”

  “沒事,這種事不用太急,等以后我們華國變得越來越好了,也會有這種交易的。到時候你就可以在國內,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了。”蘇教授樂呵呵地道。

  對于股市的運作,蘇教授還是有過研究的。

  畢竟上次賺了那么大一筆錢。

  不得不說,要是用這樣的方法,他們華國的那些企業必然可以籌到不少的資金,進行設備的更新,那樣肯定也會帶來更大的利潤。

  只不過這種東西看起來就像是在賭博一樣,現在想讓上面的那三個老領導看到,他們肯定是不會同意的。

  “沒事,我覺得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得先讓米國人,把偷走我的錢給還回來。今天一天基本上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票都漲了百分之十,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票都是漲了。我要是手上的錢還在,現在買進去肯定也能賺不少。”

  周書瑜盯著電視上,那時不時就跳動了下的數字,有些氣憤地道。

  大家想想,好像還真是如此。

  要是那錢沒被偷的話,現在賺個百分之七八,那也有五十六萬刀了。

  而且接下來,還不知道這股市要漲多少天呢。

  “不過我們也不能只看到賺的,不看股市跳水價。你看看之前海港城的股市,就一個小小的消息,就讓所有人都虧得不想活了。這么猛的高漲,顯然不正常。現在也沒聽到米國有什么大的好事,看起來倒更是割韭菜的行為。”秦聞背著手,很隨意地道。

  周書瑜沒想到他一開口就能說得這么準確,忍不住沖他豎了個大拇指。

  “秦教授,我跟你想得一樣。不過我就是想著有錢還可以蹭個一兩天,沒想到現在什么都蹭不上。”

  “我再給你去問問。”

  蘇教授見周書瑜這樣,覺得她主要還是在擔心那八百萬刀要不回來,便立刻起身往外走。

  周書瑜和林少珩也沒有再管股市的漲幅,笑著跟了上去。

  一拉門,利昂就立刻轉身看了過來。

  見好幾個人都站在門口看他,立刻正色詢問:“你們這是有什么事嗎?”

  “我們就想問問,都已經兩天了,那八百萬刀你們什么時候還回來?是你們自己治安有問題,總不能一輩子沒抓到罪犯,就一輩子不還錢吧?這想要暗殺的那些人,你們拖拖拉拉的也就算了,這還錢的事怎么也還是拖拖拉拉的。”蘇教授板張臉,特別不爽地質問。

  利昂的眉眼不耐地擰了擰,但竟然也沒有找什么新的推辭話術。

  反而點了點頭,道:“那我再給上面的領導打電話催催。”

  “不是催催,是你們這次必須給我們一個準確的還錢時間。”蘇教授厲聲強調。

  周書瑜也趕忙在邊上跟著點頭,“對啊!你們這么大一個米國,可是號稱世界的燈塔,總不能這樣耍賴吧?我們被你們邀請來一趟,又是遇襲,又是被盜的,出去轉轉還要被人找麻煩。這說出去,你們米國也不覺得丟臉?”

  利昂被說的差點氣到一口氣沒喘上來。

  不過面對這樣的指責,他也不好說些什么。

  只能硬著頭皮道:“那我現在就去給領導打電話,保證等會就能給們準確的答復。”

  “行吧發,那你快點去。”周書瑜揮了揮手催促。

  利昂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但還是急步離開去打電話了。

  得到了滿意的結果,他們這才重新回到房間。

  結果剛進去,他們房間的電話就響了。

  所有人立刻都看向了蘇教授,而蘇教授的第一時間則是看向了周書瑜。

  周書瑜也沒有推辭,立刻急急的走到沙發邊接起了電話。

  “喂?我是符兆,我現在已經到了華國,并且找到了領導。”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記有些熟悉的聲音。

  周書瑜暗暗松了口氣,然后笑著看向眾人。

  “是符兆的電話,他已經平安回到華國了。”

  大家聞言,全都笑了起來。

  只要能平安回到華國,那他們的計劃就已經成功的完成了三分之一。

  “周同志,我現在讓領導跟你說。”符兆一聽到周書瑜的聲音,立刻急急地道。

  其實他回來已經兩個小時了,是張司令特意去機場機的他。

  在來的車上,他就已經把在米國發生的事,還有移動閃存盤里的東西都跟張司令說了下。

  張司令在車上還特意把幾位研究院的教授給請到了最高辦公廳。

  剛剛在辦公室里,仔細研究了下他帶回來的那個移動閃存盤里的資料,這才來打的電話。

  不過他從三位老領導,還有那些研究院的教授臉上,看到了抑制不住的狂喜。

  不用想都知道周同志和林同志研究出來的東西,是絕對可以實施的。

  張老爺子從符兆手里接過電話,語氣里都帶著幾分笑意道:“書瑜啊,你和少珩在那邊怎么樣?我已經聽說他們干的事,不過你放心,我們肯定會想辦法還你們公道,并且帶你們回來的。”

  “謝謝張爺爺了。現在華國應該已經是晚上七八點了吧?要不你們先去休息下,有什么事我們明天再說?不過因為時差的問題,我這邊應該要到中午的時候才能醒。”周書瑜提著建議。

  張老爺子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行,那我等你們明天上午的時候,再給你們打電話,把事情好好說一下。”

  “要麻煩張爺爺你們替我們操心了。”周書瑜感激地道,然后也沒再多說什么就把電話給掛了。

  邊上的人一個個都看向周書瑜,眼里寫滿了期盼的詢問。

  周書瑜抿著嘴,卻怎么也壓不住嘴角的笑意,沖他們點了點頭。

  “太好了!那我們現在趕緊去進行下一步動作。”蘇教授連忙道。

  不過周書瑜看了眼手表上的時間,卻搖了搖頭,“我們午飯還沒有吃呢,要不還是先吃完午飯再去吧。要不然磨一下,得兩餐一起吃了。”

  秦聞看著周書瑜,忍不住地感嘆,“還是你們年輕人心態放得穩,這樣都還有心思慢慢先吃個飯。”

  “沒辦法,我們越急,這些米國人越是能猜到不對勁的地方。”周書瑜解釋。

  事實上她也是個做事火急火燎的人,但有的時候可不是什么事情就能做好的。

  “你說的也是,現在我們要確保的是在我們公布消息之前,這些米國人猜不到我們的舉動。”蘇教授沉穩地道。

  然后拿起電話就給餐廳撥了過去。

  大家報了下自己想吃的東西,等餐送過來后,甚至還慢悠悠的睡了半個小時午覺。

  這才收拾好自己,準備著去哈大,見見他們被看管起來的學生。

  可還沒等他們換好衣服,門就被人給敲響了。

  周書瑜立刻跑著去拉開了房門,就看到利昂陰沉著張臉站在門口。

  他的手上還拿著張支票。

  周書瑜一眼就看到,那上面寫著八百萬刀。

  這讓她的眼睛瞬間就亮了。

  “你們這次的速度還挺快的嘛,沒幾個小就把東西給送過來了。”周書瑜打著趣道。

  利昂聞言,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

  “沒辦法,我們領導看你們這么著急,只能走特批先把賠償給你們。”

  “但我的錢是在酒店里被竊的,難道不應該是酒店進行賠償嗎?”周書瑜下意識地問。

  隨即就看到利昂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了幾分。

  她立刻就反應過來,自己這是問了個蠢問題。

  不用想也知道,他們去參觀演習的那段時間,米國的探員們肯定有把他們的房間翻個底朝天。

  這么大的動靜酒店里的人怎么可能會不知道。

  他們不管那是阻止不了探員們的工作,但這不代表他們可以背鍋。

  利昂見周書瑜問完,一雙眼睛還直勾勾地看著自己。

  顯然是需要自己給她一個答案,只能硬著頭皮道:“你們是我們米國特地請來的客人,而且這筆失竊的金額巨大,我們也不好意思讓酒店方面承擔,所以只能由官方來出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