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太近了完全躲不開,我的肩膀上還是被劃傷了。
也還好不是很疼,小傷。
我快速趴下身子,紅桃一個跳躍,直接越過我朝著黑衣人沖去,黑衣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紅桃一腳踹飛,朝著山坡下滾了下去。
“阿玉!”
宮紀南見我出現,神色一凝,手中的動作更快,黑衣人們見討不到好處,只能撤退。
“阿玉,你怎么來了?你不是休息了嗎?”
“醒來看你沒在房間里,就出來找了,唔。。。。好暈。。。。”
那箭上竟然有毒!
我看著宮紀南,只感覺眼前世界搖晃,最后再也忍不住倒了下去。
我雖然昏迷了,但我還是有意識的,只是意識不清,聽不清他們說什么話。
但迷迷糊糊之間,我還是能感覺到,我整個人都在搖晃。
我想我那么死了,其實也好,宮紀南救了我一命,現在我救他而死,也是可以的。
我好像看到了我的孩子們,她們開心的朝著我跑過來,撲進我的懷抱。
“娘親,娘親受傷了嗎?娘親不要怕哦,小書榆給你呼呼就不痛了。”
“幼稚,受傷了要吃藥才行,呼呼一點用都沒有。”哥哥看著我們,一臉的無奈。
我愣愣的看著她們,再也忍不住眼淚,我終于又見到他們了。
我睜著眼睛,不敢眨一下,因為這里是夢,我害怕我一眨眼,她們就消失了。
妹妹給我吹著傷,可是卻一點兒都不疼,哥哥給我拿藥。
她們都在我的身邊。
妹妹抬頭看著我,大大的眼睛里滿是心疼,“娘親,你只有身體好了,才能有我們哦。”
我剛想伸手去摸摸她,卻發現她的身影在慢慢消失,我驚的快速撲過去,“書榆,我的小書榆!”
“小姐,你終于醒了。”
我頓時一驚,轉頭看向紅桃,她端著水進來,卻身影模糊,原來是眼淚擋住了我的視線。
我抹掉眼淚,看向周圍,這里是萬丈崖底。
我沒死,而夢,醒了。
我的孩子們也不見了。
我再一次忍不住流下眼淚,“為何要讓我醒來?剛剛我的孩子就在我面前,就不能讓我碰碰她們嗎?”
紅桃快速走過來,“小姐,您別難過,那是夢,您從來就沒有生過孩子。”
我心口一緊,是啊,那是夢,我從來就沒有生過孩子。
至少在她們眼里是這樣的。
我也知道她們不能理解我。
我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情緒。
“紅桃,我現在是什么情況?什么時候死?”
紅桃笑了笑,“小姐您說什么話呢,你不用死,有白神醫在,您不會有事的。”
“白神醫說,您中的這個毒,是劇毒,若是平常人,早就死了,可您心臟弱,血液回流慢,劇毒沒有那么快進入心臟,我們從您受傷后便全力趕往萬丈崖,您反而還因為心臟弱還得救了呢!”
“只要您不死,白神醫就有辦法清理余毒,您不會有事的。”
我扯了扯嘴唇,這對于紅桃她們來說是好事,但是對于我來說卻不是好事。
我更希望就這么死了,然后我就有機會去找我的孩子們了。
此時白妖端著一個盤子走了進來。
“醒了?正好我也要給你清毒了,將她的傷口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