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藏起孕肚離開后清冷皇叔他慌了慕容黎蕭靖權 > 第496章 顧尛的失誤,成了指認她的證據!
  趙梓瑩蹭得起身,站在門口聽,頓時臉色一變:“是那個空院子!阿黎,是沖我來的!”

  這讓慕容黎想起自己經歷過的那些腌臜算計。

  那時再如何絕境,都能找出真兇,還自己清白!何況現在,她有權有勢有足夠的人手可用,又怎么會讓趙梓瑩被人栽贓陷害?

  輕撫她的背脊:“別怕!不是你做的,誰也不能拿你怎么樣。”

  她溫然的語調,安撫了趙梓瑩心底的慌亂:“我知道。”

  這世上,除卻父母兄弟,會對自己最最好的便只有她了!

  沒一會兒。

  就有人來敲門了。

  正巧京兆尹陪同老母來上香,得了消息便過來辦案了。

  “殿下!寺里發生命案,有目擊者稱,看到敏郡主曾去過案發現場,下官循例來問一問話。”

  慕容黎微笑,一身青色華服,沉穩而威勢:“無妨,大人按著該有的規矩來便是。瑩瑩,實話實說,今日本宮在這兒,便無人能冤你半分!”

  趙梓瑩坐在她身側,乖乖點頭。

  顧尛下山就聽到有人議論兇殺案,還與妻子有關,忙跟了過來。

  他走到她的身邊:“我信你!”

  趙梓瑩看都沒看他一眼。

  早在他因為林安氏的幾句哭訴污蔑就質疑她、不分青紅皂白讓她道歉的那一天,他的信任對她而言,就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京兆尹循例問話:“事發院子,當時郡主為何進去?看到了些什么?又發生了什么?”

  趙梓瑩回道:“當時聽到有人在密謀害阿黎,便悄悄跟了進去,進去后發現,里面無人,便出來了。當時并未發生任何事。”

  京兆尹拿出一條染血的帕子讓趙梓瑩分辨:“郡主可認得這條此物?”

  趙梓瑩皺眉。

  繡工或許能模仿,但帕子一角磨損的形狀卻不易模仿!

  竟真是她的繡帕!

  可這帕子,她已經許久未用,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阮夫人搖著團扇湊過來,“喲”了一聲:“還真是你的東西!怎么這么不小心,這么重要的貼身之物都能丟?”

  一時間,眾人議論紛紛。

  趙梓瑩看向慕容黎。

  見她溫定,慌亂的心再次平靜下來,沒有發現身側男人的表情一凝。

  京兆尹擺了擺手。

  人情里走出來個婦人,看穿著氣質,可辨認是商家婦。

  她臉色白白的,眼神輕輕瞟著趙梓瑩很是害怕的樣子。

  顫顫巍巍福了福身,指了下趙梓瑩,說:“民婦、民婦看到這位夫人進了案發現場,因為當時與人在附近說話,一直沒挪動過,并未看到再有旁人進去過。”

  “回去的時候,見著院子虛掩著,往、往里頭瞧了一眼,就看到里面死人了!”

  她說完,又哭起來。

  嚇壞了的樣子。

  顧尛突然問:“帕子,您可親眼看到是從郡主身上掉下來的么?”

  那婦人顯然沒料到他會這么問。

  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說:“天色暗下來,郡主進去的時候身前紐子上確實系著條帕子,但是天色太暗,沒瞧清是什么花樣顏色的,但她出來的時候,確實沒有了……”

  顧尛確定,這個婦人在撒謊!

  她和真兇是一伙的!

  但是他沒揭破,怕打草驚蛇。

  人群里,靖安侯侄女武玲瓏嗤笑起來。

  她是趙梓瑩的姨表妹,兩人的母親都是皇家長公主。

  她母親處處要跟藺陽比,連帶著武玲瓏也處處要跟趙梓瑩比,兩人自小就是死對頭。

  “兇手,除了趙梓瑩還能是誰?”

  她看向趙梓瑩,眉梢高高挑起:“因為顧尛不愛你,為了個外室都能幾次三番的羞辱你!而你癡戀他,舍不得對他怎么樣,就利用身份地位栽贓陷害林安氏,把人弄進了大牢里去,毀人家一生!”

  “這錢家女也是同樣的!她大廳看看這面對顧大人投懷送抱……是又讓你覺得被挑釁了吧!就趁著黑夜無人的時候,殺之而后快!”

  眾人聽罷,議論紛紛。

  有人不信。

  自然,也有人信。

  趙梓瑩皺眉。

  但也知道,沒有證據,說什么都沒用。

  慕容黎的目光一直在觀察眾人的神色,除了武玲瓏,還捕捉到了一雙尖銳且興奮的眼睛!

  栽贓陷害,幕后真兇一定會留在附近,親眼看著對方掉進自己的陷阱里百口莫辯的樣子,以滿足自己變態的快感!

  這個武玲瓏未必參與在里面,但這個蒙在面紗后的……一定是毒蛇!

  沒有打草驚蛇,慕容黎只是悄悄吩咐了第九把人盯住。

  然后輕易控制住了場面:“兇手是誰,查了就知道了。就勞煩諸位留在寺里,配合調查。”

  殺人案。

  若不是早有防備,便不大可能當場結案。

  案發現場附近的人,自然也都有嫌疑。

  雖然挺晦氣,但若是能第一時間看到進展,也比回府守著炎熱枯燥要好打發時間得多了。

  武玲瓏搖擺著腰肢兒走到慕容黎面前,尖銳道:“長公主不會是想仗著自己的身份,制造假證據,包庇兇手吧!”

  慕容黎微笑:“你不是判官,沒資格給任何人扣上‘兇手’的帽子。再者,本宮真要包庇誰,自然會讓一切證據看起來完美無缺,讓你們誰都抓不住破綻,敲登聞鼓的機會都沒有。”

  她的理直氣壯,倒把武玲瓏氣得不輕。

  等等離開了慕容黎所住院子,她又在看熱鬧的人群里道:“諸位可別忘了趙梓瑩的囂張為人,她今日能殺一個無辜之人,來日就有可能把屠刀砍向你們!”

  “今日人證物證具在的情況下,你們還要置身事外,冷眼旁觀,來日自己或者自家人被殺被害,可有你們哭的時候!”

  眾人皺眉。

  武玲瓏正得意自己的挑撥有效的時候。

  就聽阮夫人輕嗤鄙夷:“就算我們不信趙梓瑩,也斷不會不信長公主為人!”

  一場天災,多少百姓尊她敬她維護她?

  一場宮變,慕容黎救了多少世家豪門,京中誰人不謝她?不贊她?

  又豈是什么阿貓阿狗就能隨意抹黑挑釁的!

  其余人也紛紛贊同。

  “長公主向來公允,是絕對不會包庇誰的!”

  “倘若敏郡主真有罪,我相信她也一定會稟公處置!”

  “武姑娘有這功夫在這里挑撥,不如回去好好修身養性!同是陛下看著長大的孩子,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