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白天侯門主母夜里卻被權臣親哭林晚意宴辭 > 第666章 腹黑九千歲的掌心嬌1

她沒有注意到,坐在旁邊的樓野,眸光微微一沉,十分警惕地看著葵寶。
這三個人之間暗涌的氣氛,作為旁觀者的唐棠坐在旁邊,嘖嘖地搖了搖頭。
這以后的生活,嗯,肯定也是要雞飛狗跳啊,就是不知道最后昭昭這朵漂亮嬌艷的富貴花,最后會花落誰家。
一個青梅竹馬,一個是天命緣分。
真是有趣了啊。
嗯,雖然她可能在這個世界中,談不了戀愛,但是能夠看到別人甜甜蜜蜜的戀愛,也不錯?
茶樓窗外,蕭逐風騎著駿馬一閃而過,前往容城王府。
原因無他,宮中一個低氣壓的父皇還有一個笑面虎大哥,他有點待不住了。
還是盡快把母后給接回宮吧。
自從外祖父藥老可以出谷后,全家人都舉起回到了容城王府,小孩子們也多,都在院子中跑來跑去。
容城王妃陸珈藍對丫鬟們吩咐道:“都去關注著少爺小姐們,可別讓他們摔了碰了。”
“是。”
林晚意這段時間也經常會回來容城王府,晚上還會留宿,所以皇宮中的某人就坐不住了。
她看著前來接自己的二兒子,她只好無奈地先去跟家人們告別,然后提裙上了馬車。
蕭逐風也在馬車上陪著母后……實際上是在跟母后抱怨。
“母后,您都不知道,父皇昨天晚上可嚇人了,他站在我的榻前,陰沉沉地問我,今天能不能把你給接回宮來。”
就算是蕭逐風的心臟十分強大,但還是差點被親爹給嚇到,如果不是親爹出聲得快,他都差點拔刀砍過去了!
看著滿眼怨念的二兒子,林晚意哭笑不得地說道:“你父王的確太過分了,等我回去說他。”
“不不不,不用說了,您回來就行了。”蕭逐風想了想,又低聲道:“比起父皇,其實大哥更恐怖啊,他竟然說,如果我不把您接回來,他就要讓我去背書!多可怕!”
林晚意更加哭笑不得了。
小風很不喜歡讀書,看書也只喜歡看兵書,小珩會這樣去威脅他,想必是宴辭也對大兒子做了什么吧。
蕭逐風松了一口氣,“好在您愿意回來了。母后啊,以后你去哪里,就把父皇帶到哪里吧?”
“好。”
“對了母后,當年您到底是怎么看上了父皇的……我是說,他的脾氣很臭啊。”
林晚意聽了兒子的話,想起來自己跟宴辭的兩世情緣,目光溫柔,“其實,最開始我也怕他,畢竟他可是讓整個京城都聞風喪膽的九千歲啊。”
“對哦,父皇那個時候,還被誤會是太監。啊,母后,您都不嫌棄他是太監嗎?我的意思是,那個時候應該您也以為他是真太監吧?”
誰家好好的貴女,會愿意嫁給一個脾氣那么臭的太監呢?
林晚意搖了搖頭,其實自己也說不上來,到底是從什么時候,徹底愛上了宴辭。
每次午夜夢回的時候,她醒來看著躺在身邊的宴辭,都會想倘若沒有手鐲的幫助,沒有讓他們夢中提前認識,他們還會在一起嗎?
倘若當初她沒有丟的話,好好地在容城王府長大,有父母寵愛,有三個哥哥護著,自己還能夠跟宴辭走到一起嗎?
太后的鑾駕回了宮,在得知太后娘娘終于回來后,就連京城中的貓,都松了一口氣的模樣。
實在是因為太后不在家的時候,太上皇實在是太嚇人了。
對于圓滿完成任務的二弟,蕭珩拍了拍他的肩膀,予以肯定,“小風,這次做得不錯,我也準了你,等明年過了年,是想要進入兵部,還是去容城那邊歷練,都可以。”
蕭逐風兩眼冒光,“皇兄,我可以去南海城防軍那邊嗎?當年母后就是差點被海寇給抓走了的,我想要消滅咱們大周所有海域邊防的海寇!這樣,你穩坐京城,也會更放心一些。”
蕭珩一愣,隨后眸光閃過一抹動容,他拍了拍自家兄弟的肩膀,“真要去那么遠?你就不擔心母后會想你么?”
“擔心,不過,我也想要為守住咱們的大周,貢獻一份力量。”
“那你不打算娶妻生子了?畢竟再過幾年,你也要開始議親了。”
蕭逐風擺了擺手,“得了吧,你自己都沒有成親呢,還管我?再說了,說不定,我未來的正緣就在海邊呢?”
蕭珩無語,“說得你的正緣會是一條魚似的。”
蕭逐風:“嗯啊,不一定呢,那次看到了一本四海志,里面就講述有一種人身魚尾巴的存在,長得十分漂亮,歌聲特別動人。”
“所以,你其實是沖那人魚去的?”
“不不不,皇兄,我都是為了幫你守護疆土啊!”
“呵呵。”
兩個兒子在這里斗嘴,而在太上皇跟太后的寢宮之中,宴辭正在給林晚意洗腳。
饒是這么多年過去了,都已經是老夫老妻了,但宴辭喜歡伺候林晚意這個習慣,依舊沒有改變。
宮人們早就笑得心照不宣地退下去了。
林晚意還是有點沒習慣,她無語道:“弄得好像是我這些日子在容城王府沒有洗腳似的,你這也洗得太認真了吧?”
“嗯,任何人都沒有我洗得干凈,包括婠婠你自己。”宴辭拿著細軟的葛布小心翼翼地給林晚意擦著腳上的水珠。
林晚意感覺腳心有點癢,“你這段時間在宮中,是不是欺負孩子們了啊?”
宴辭臉不紅脖子不粗地否認,“沒有,我都在想你了。”
林晚意:“想我了你就去容城王府啊!又不是不讓你去住。”
宴辭搖了搖頭。
“那畢竟是你的娘家,之前有你爹娘跟三個哥哥在,就一直盯著我了,如今又有了你外祖父。”
他平時都不能跟婠婠牽手了!
林晚意哭笑不得。
倆人聊了一會兒,說起了女兒的婚事。
林晚意:“我看樓野那小子是喜歡昭昭的,不過,葵寶那孩子也喜歡昭昭,他還是我們看著長大的。宴辭,你認為他們倆誰更適合昭昭?”
林晚意如今也有點像是當年的母親東方嫣然了,兒子們的婚事,自己去努力吧,她現在就很關注女兒昭昭的婚事。
提起了這個,宴辭就有點煩躁,“不著急,昭昭才多大啊,咱們不是說好了留昭昭三十歲了再讓她成婚嗎?”
“誰跟你說好了三十歲了?算了,在你心中,女婿不管是誰,都不是好人。”
“本來就是啊。”
“所以,你也就不敢去容城王府接我了?”
被說中心事的宴辭,氣焰頓時低了下去。
林晚意莞爾。
倆人沐浴更衣后,合衣躺在了床榻上,熄了蠟燭后,林晚意依偎在宴辭的懷中,她輕聲問道:“宴辭,倘若沒有玉手鐲讓咱們在夢中提前相遇,也沒有前世你祭獻了壽數救我,我的意思是,我們在沒有任何交集的前提下,突然遇見了,我們還會愛上彼此嗎?